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血色的婚礼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血色的婚礼

换了一具身体并进行了一次生长后,黑丝的脑内作画明显有了不小的进步。 简笔还是简笔……但至少是彩色的了! “看样子你终于买得起彩色铅笔了……”凌默说道。 黑丝哼了一声,无视了凌默的这句嘲讽,介绍道:“这是我们目前走过的所有路线……包括街道上以及这间酒店内。主人你看看,发现有什么不对了吗?” “嗯……”凌默看向了画面的另一边……那是黑丝根据回忆描绘出的小镇地图,即他们在到达这里时真正看到的那座。以丧尸的记忆力……只要他们愿意去想,就能连细节都分毫不差地还原出来。简单地说就像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机器,随时都在记录,且事无巨细。但大部分都被他们有意无意地抛到脑后去了。 “我们之前走的都是弯路。”凌默在两幅地图上找出了一个相同的点,说道,“虽然对手试图让我们以为自己在走直线,但实际上我们只是绕着原本就有的街道走了好几圈而已。在视觉被误导的情况下,其中的微小差距的确是我们没办法感觉出来的。” “是啊……不过这能说明什么?”黑丝问道。 那个所谓的共同点并不难找……就是这座酒店。 “(长)(风要是他们花点功夫找出一座毫无特征的居民楼来作为和我们会面的第一个地点,说不定我们还真没办法这么快发现这一点。不过对方选这座酒店倒也是理由充分……一看就是阴人下套的好地方。”黑丝又接着嘀咕道。 “是的……而走弯路则揭开了我们之前理解中的一个误区。”凌默在快速思索中答道,“对手的能力并没有强大到可以影响到整个镇子的地步,实际上只是一个区域而已。而当我们进入建筑物后。对方的能力才有可能发挥到最大。” “主人你是说……收缩?把影响范围集中到建筑物内?”黑丝试探性问道。 “没错。这样才有利于对方更有效率地解决掉我们……不过同样的。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凌默却有些兴奋。 至于是不是……接下来就可以看到了…… 几秒钟后…… “嗯?远处变黑了……”精神体小黑忽然拉长了身体。 越过高高的建筑物,它望见了黑暗与光明的连接点。这看起来就像是有一条无形的界限似的,这边是白茫茫一片,另一边则是黑暗。而透过黑暗,想必就是真实的带月光的天色了。 “那么这个改变环境的人……会在哪儿呢……”小黑张望道。最终,他将视线锁定在了中心部分。 “要想将异能发挥到极致,只有以自己为中心才行吧……” 范围越小。他能找出对方的几率也就越高…… 而随着凌默一行人深入酒店,这片区域还在不断地收缩着…… “等等……”李雅琳带着众人在距离楼梯口不远处拐了个弯,随即就在一扇门前停下了。她眼睛又再次转换到了丧尸的状态,并在地面上查看了起来。 其余人则看向了门后……这房门虚掩着,门口还倒着一个色泽黯淡的牌子,只是精美的纸张早已经被鲜血浸染了,周围点缀的白色花朵这会儿也变成了沾满血浆和乱七八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的糟糕物。 “这里该不会是个婚礼现场吧?”木晨嘴角抽动着说道。 众人一阵默然…… “嗯……说起来,我的确看到了不少低胸装和西服……我是说下面那些尸体。”宇文轩补充道。 “那些衣服都变成布条了,真亏你还能看出原形。”叶开惊叹道。 许舒涵则瞪了他们一眼:“重点不应该是……为什么会有人注意尸体的穿着吗!不过他说的确实没错……” “也就是说对方不仅放了一首欢乐颂,还选了一个婚礼现场……”凌默左右看了看。感慨道,“煞费苦心啊……” “就在里面。”李雅琳也在此时最终确认了。 “吱”夏娜率先侧身推开了门。 随着房门打开。里面的场景也随之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宴会厅……而且还是一个很昏暗的宴会厅…… 除了乱七八糟的桌椅外,就是大量的人影了。 一开始瘦猴等人还吓了一跳,不过冷静下来一看,这些都是尸体。 他们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以及不堪入目的死状坐在座位上,甚至连新娘新郎都还在。 “我想他们生前其实是准备撕碎对方来着……”木晨感慨道。这两位的手臂的确都放在对方的身上,看起来如同在拥抱…… “婚姻就是坟墓啊……”瘦猴也感慨了一句,却顿时收到了好几双白眼。 “哼!”夏娜尤其闷哼了一声。 “是的……其他人也是在举办血腥盛宴……”叶开和张新成对视了一眼,两人提着武器悄悄地走了进去。 一番查看后,这两人各自打出了安全的信号。 叶恋自顾自地走到了红地毯前,望着前方的台子发了下呆。 那台子上还站着位司仪呢……看眼睛已经进化到变异级了,只是此时却已经无声无息了,正瞪着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注视着台下。 “这估计是我见过最血腥的婚礼现场了……”宇文轩耸了耸肩,说道。 凌默在门后检查了一番,然后便走到了叶恋身边。 顺着叶恋的视线望过去,凌默发现她正紧盯着那名丧尸司仪。 这一幕顿时让凌默心中一动…… 想想以前……倒是从没听叶恋说起过婚礼…… 不过他倒是说过……比如一看到婚纱的拖尾就总想着如果踩一脚会怎么样的话…… “那你同学结婚的时候你怎么没上去踩呀?”叶恋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一脸好笑地问道。 “新郎会暴走的。”凌默答道。 “那你只是想想咯?” “没有,我等着踩一个不会生气的。” “唔……无论如何都会生气的吧?不是新娘就是新郎……” “如果出现她跌到我怀里,全场还掌声如雷的情况,那就没人生气了。”凌默答道。 叶恋的表情出现了一个微小的停顿,随后她微笑道:“这真是我听过最诡异的婚礼了……” “是啊……”凌默双手离开了工作的键盘,回头看了她一眼。 如果新娘是你的话……那就只剩下美好了…… “你是不是也想起这个了?”凌默将叶恋搂紧了一下,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一直不怎么给反应的叶恋,却在此时眨了眨眼睛…… 而与此同时,众人也已经深入了会场内,开始小心翼翼地搜索起那具尸体来了。 李雅琳一直沿着餐桌寻找着,那些温度留下的痕迹到这里就显得更明显了,这说明对方刚刚才将尸体拖到这里不久。 “只是……在哪儿呢?” 李雅琳盯着地面绕来绕去…… “这些尸体真让人瘆的慌啊……”木晨等人也在附近帮忙搜索着。 但就在古霜霜经过其中一具尸体身旁时,这具看似一动不动的女性尸体,却突然抖动了一下手指,随即慢慢地扭动着脖子,看向了她…… 而其余尸体,也在此时纷纷地“活”了过来…… “吱呀……” 大门则在众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开始缓缓地关闭了…… “嘭!” 当房门猛然合上的瞬间,所有人都顿时反应了过来,然而此时,所有的尸体也在一瞬间骤然跃起,并扑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人…… “卧槽!” “啊!” 一时间,惊呼声和桌椅倒地的声音同时传来,整个宴会厅内顿时陷入了混乱之中,而原本就昏暗的环境,此时也变得愈加黑暗了…… “这什么鬼!” “偷袭者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小心点,不要被他们碰到!”凌默也一触手扫掉了一个“嗖”一下朝自己扑来的家伙,然后在一股熟悉的病毒气味传来后喊道,“这些尸体有问题!” 一时间愤怒的叫声和惊叫声变得更加密集了……如果动手的是尸体……他们可都是丧尸啊!而且还是高级丧尸! 现在这种情况可不是所有人聚集在一起的,而是处于一个分散的复杂的环境内。 任何人被抓到一下,都意味着玩完……当然,那些原本就伪装成了人类的丧尸除外。 夏娜等女丧尸就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趁着所有人都看不清的时候,她们却在黑暗中快速地反应了过来并立刻展开了反击。 刷刷刷! 一阵激烈的交手后,第一批扑向人群的丧尸被击倒了。而堪堪自保的古霜霜等人也被强行腾出一片空间的夏娜她们拖到了角落里,一群人同时背靠着墙和不断扑来的丧尸战了起来。 “妈的!我差点就交代了!”木晨剧烈地喘着气,一脸后怕地说道。 “不过有点奇怪啊……”宇文轩嗖一下搞出了一团火焰,瞬间照亮了一只扑上前来的丧尸的脸。那狰狞的面孔顿时让人群中发出了几声尖叫,尤其是其脸上那道深可见骨,未曾愈合的伤口…… “这些丧尸……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