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死亡乐章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死亡乐章

“怎么样?我们要过去吗?”张新成问道。 “既然对方都已经这么诚挚地邀请了……”凌默则点了点头,“我们当然要去。而且,想要破局,也总得先入局才是……” 在李雅琳的指引下,众人很快便朝着钢琴曲传来的方向靠了过去。 让众人有些意外的是,这居然还是沿着大路走的……只是走了一段距离后,李雅琳便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了侧面的一座高楼。 这是一家酒店……从门口残存的红地毯以及破败变形的旋转门来看,这里原本还算是个? 金碧辉煌的地方。 只是此时悬挂在旋转门上的死尸,却让这本就颓败的场景更添了几分血腥。甚至于,这具尸体还在微微地晃动着。 而与此同时,一阵音乐也从酒店内隐隐约约地飘了出来…… “嗯……还挺优雅的……”宇文轩这次说完,终于被人忍不住一脚踹在了屁股上。 “看这个……” 木晨皱着眉头越过了蹲在地上的宇文轩,望着那具尸体道:“这是一只刚死不久的丧尸……这一幕,该不是说我们会像这尸体一样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吧?”说完他还加了个拟声词,“呕!” “鲜血已经凝固,死神还将归来……”许舒涵道,“这是曲子所描述的场景……” “嗯……”众人一阵默然…… “对方是想告诉我们,死亡就在里面等着我们,而他就将是那个终结我们的死神。”许舒涵又接着说道。 “哦……” “这个倒是想到了……”众人又纷纷点头道。 凌默沉思了一会儿道:“我讨厌这家伙……” “居然这么直白地承认了啊!” “好歹假装一下啊喂!” “瞬间就暴露了不学无术的本质……” “不过他也不算盲目自大……”夏娜盯着那尸体仔细看了两眼。突然说道。“你们看这尸体……既不是被砍死的。也不是被枪打死的……他更像是被瞬间制住了行动……然后……”她刚将视线移向了这尸体的腹部,就猛地瞳孔收缩了一下,“这里有古怪……” 凌默也看向了那具尸体,随后将触手探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的触手碰到尸体腹部的同时,他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一股极为轻微的震动。 滴答……滴答…… “退后!”凌默神色大变,立刻喊道。 “嘭!” 一声闷响随即传来,伴随着漫天红雨,整具尸体顿时被炸开。 连带着旋转门也“哐当”一声彻底成了碎片。不少玻璃飞溅而出,不过都被凌默的触手将其连同那些碎肉挡在了外面。 这一切发生得极快,但也在瞬间后恢复了平静。 凌默咬牙切齿地看着满地的碎肉道:“这已经是今天之内的第二……不,第三次了……” 现在流行跟尸体过不去吗! 不过另一个喜欢折腾尸体的,这会儿还跟着小白他们在镇子外转悠呢…… 在这种情况不明的状况下,凌默觉得还是不要让它们随意靠近比较好…… 但在最外围做些观察,这倒是可以的…… “喂,我们现在这是成苦力了吗?”梨子一边拖着半月,一边抱怨道。 单纯则从小白背上迷迷糊糊地抬起了头来:“我们这是在干嘛?遛熊猫吗?” 啪! 一记手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 “要不要这样……”单纯嘟囔了一句,再次瘫软了下去。 “呼……”梨子愉悦地甩了甩左手。这只手不用控制也能完美地执行命令啊…… 半月则扭头朝一片死寂的镇子内望了一眼:“这人类……简直是仇恨吸引机器……” “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得不怎么高兴嘛……”梨子道。 “闭嘴!” “咩咕……” …… “呕!”木晨这次发出的可不再是拟声词了。而且加入他的人也有不少…… 这场面也太……壮观了…… 而此时,音乐声也再次响起了。并且比起刚才还响亮了不少…… “现在我也讨厌这人了。”叶开黑着脸道。 很显然,对方是借助音乐声掩盖了计时器的声音……而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恶心他们。 “不过要是再离得近一点,然后再把分量加重,我们也可能会受伤的。”张新成皱眉道。 他们虽然时刻防备着,也具备快速远离现场的能力,但如果对方能等他们走得更近一点…… “因为对方要的不是让我们受伤,而是死亡。在没有绝对把握能干掉我们的情况下,他是不会轻易动手的。”凌默道。即便对方真的打算利用炸弹,在没有详细观察清楚环境的前提下,他们也不会轻易靠近的。就是刚才,他们也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尤其是反应较慢的瘦猴等人,更是跟在了最后面。否则这里面有没有人会被溅上一身血,还真是犹未可知啊……到时候就真成了某种程度的阴影了。 夏娜则走到其中一截断肢附近观察了一会儿,说道:“嗯……但即便如此,光是为了能让我们心有忌惮,就将一具尸体的内脏全部掏掉,这也的确是勇气可嘉了一点呢……” 大概是这个“掏”字太有画面感了……刚恢复了一点的木晨又再次脸色一白,而古霜霜更是立刻捂住了嘴巴。 如果对手不是人,那也就罢了…… “旋律又变了……”许舒涵说道,“现在变成某支耳熟能详的曲子了……” “居然是欢乐颂啊……这混蛋……”黑丝不爽地闷哼了一声。 凌默则顿时扭头看向了它,表情更是极为地精彩:“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在小心翼翼地绕过了满地的残肢碎片后,众人慢慢地靠近了满是血浆的酒店大门。 此时这破碎的大门看起来,还真有了几分地狱入口的意思,配上无比欢乐的音乐声,整个气氛着实是怪异无比…… “现在人人都讨厌这家伙了……”走在最前方的夏娜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正在顺着玻璃往下滑的碎肉,喃喃地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