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愉悦play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二百章 愉悦play

嘭嘭嘭! “哈哈,继续!再来一次哦!” “怎么了?你看上去好像很累的样子啊!” “人类就是这样,总是很快就坏掉了……” “不如……把她放开吧?” 短时间内,女丧尸的笑声不断从四面八方传来。 而凌默在一次次的躲闪中,早已经满头都是冷汗了。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剧烈,脸色也比之前更苍白了。 “快来啊……”凌默朝门口瞥了一眼。 这只女丧尸比他想得还疯狂……她根本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受伤,更不在意攻击的结果,只是在不断地进攻着。而这种简单粗暴的攻击方式,反而发挥了她作为丧尸的最大优势----能打又能扛啊!而凌默则始终处于被动状态,所谓久守必失…… “快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凌默仍在咬牙坚持着。 女丧尸终于暂时停顿了一下,她抹了一把身上的鲜血,然后将沾满血浆的手指放到了嘴边舔着,双眼则不怀好意地盯着凌默:“这样下去……你很快就会露出破绽的……只要你还带着那个……”她从嘴唇之间拿出手指,指向了凌默身后的叶恋,笑着说道,“累赘……” “你就必输无疑……哈哈哈……”女丧尸笑容更甚。 “凌……哥……”叶恋又往凌默身后缩了一点,小声的、结结巴巴地说道。 感觉到叶恋的手指扣紧了一些后,凌默便冷笑了起来,表情也从刚才的凝重和疲惫变为了阴沉:“你说谁是累赘?” “哎呀……你生气了吗?”女丧尸仍旧一脸无辜。不过她的手指却已经慢慢绷紧了。“这样也好……你老是这么躲来躲去的。我也觉得很无趣啊……” 她掰着自己的长指甲弹了两下,抬着眼皮盯着凌默笑道:“不过事先告诉你一声……我跟我的同伴可是不一样的……他会瞧不起你,但是我不会……因为有人一直在告诉我,人类是一种很难缠的生物。但也正因如此,所以狩猎起他们来,才会更有满足感。这也是本能向我们传达的信息……” 嘭! 女丧尸脚下一晃,她刚刚所站的地方便突然爆开了一团大洞。 “怎么这么急啊?可惜,你偷袭失败了……” 她一边后退一边说道。然而她话音未落。一丝刺痛感就突然从颈后传了过来。 女丧尸及时伸手往墙壁上一按,手指瞬间掐进了墙体内,将身体硬生生地顿住了。 一根触手在她颈后化为了无数光点…… 而女丧尸则伸手在脖子后面摸了一把……她搓了搓沾满鲜血的手指,盯着凌默愉悦地笑了起来:“你开始动真格的了啊……不过你这样能坚持多久呢?” “之前不是就说过了吗?你可以试试看啊……”凌默则冷哼了一声,再次扬了下手腕。 嗖嗖嗖!大量触手再次射出…… “的确撑不了多久了……之前和那个涅槃的家伙战斗时被消耗了太多……虽然后来通过大师球补充了一些,可毕竟留给我的时间太短了。现在……只能再试一次了。”凌默暗自感应着自己的心脏情况,想道。 不过他同时也清楚,寄生体已经用过一次了,现在应该正处于休息状态。如果他强行使用的话,不光寄生体之后的生长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就连他自己的心脏也有可能承受某种程度的压力…… “哈哈哈!你玩真的啊?但是我也说过了哦,你还带着那个累赘的话。就肯定会输的。如果不想把她交给我,你可以自己杀了她,或者是让她出来战斗啊!她跟我是同类吧?为什么要躲在一个人类的后面?真是奇怪啊……” 女丧尸的笑声又再度传来……尽管战况激烈,但她的情绪却好像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似的,反而更兴奋了。 “疯子。”凌默暗骂了一声,“她是怎么进化成这样的!” 不过……凌默也默默地握紧了叶恋的手……难道真要她出来战斗吗?他眼前顿时又浮现出了叶恋在宿舍楼时的样子……那拖着尸体、无动于衷、同时又透着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的背影…… “不……至少她现在并不想战斗……”凌默用余光看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的叶恋,“以前她是没有恢复神智……但现在……不对,重要的是,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呢?的确,她还是很享受血腥味……但是面对这种活着的、纯粹靠本能来行动的同类时,她却显得有些惶恐……” “凌哥……快跑……”叶恋忽然低声说道。 凌默的脑子里却顿时“嗡”的一声…… “你说……什么?” “哈哈哈!你看,她都让你跑了哦!不过奇怪呢,她嘴里这么说,可是却还是躲着不敢动啊!这不是跟人类一个样了吗?既要保护别人,又害怕去面对危险……很矛盾啊!” 凌默猛地看向了女丧尸:“你闭嘴!” 说着,他猛地拍向了自己的胸口。 “本来只想尽可能拖延的……但你说得对,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小心谨慎来解决的。有时候,最正确的选择未必是最应该的……”凌默心中默念着,脸色则顿时变得愈加苍白起来,他双眼逐渐开始泛红,嘴角则露出了一丝笑容,“既然是熟人,我是该给你点见面礼才对……” 女丧尸歪头一笑:“那就先把你自己送给我好了……我会好好享受的……” …… 嘭! 房门又猛地震动了一下。 叶开抵在门后,忽然就脸色一红,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我来!” 夏娜连忙走了过去,然后一伸手按在了猛烈摇晃的铁门上。 “你也去吧。”她看了一眼同样被震得极其难受的木晨,说道。 “你撑得住……算了,我就不跟大小姐你客气了。” 木晨扶着叶开走到了一旁,两人几乎是同时贴着墙壁瘫软到了地上。 他们看了一眼不断落灰,甚至周围开裂的房门,又感受了一下四面不时传来的震动,最终将视线投向了仓库深处。 “我们被包围了……” “是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