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爆表的同步率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爆表的同步率

尽管于诗然并不承认,但事实上和人类……尤其是和凌默在一起呆久了以后,她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了不少的影响了。也许她的意识和本能都还是纯粹的丧尸,然而在思维模式方面,她却已经有了点凌默的感觉了…… 而在她思索的过程中,她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虽然她看不见对手,也看不到黑丝攻击时所用的银色毛发,但对于她来说,黑丝就是她的另一双眼睛,而这一点对于黑丝来说,也是同样的。 此外,她们之间的交流其实就像是一个人的脑内活动一般。 可以停止,也可以缓慢进行,但一旦注意力高度集中起来,思维速度就能得到飞速的提升。 甚至到最后,无数句话语从脑海中闪过,也就只是一瞬间的事。 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黑丝来说还能做到,但对于精神力并非突出的于诗然来说,就很有困难了。 可即便如此,在黑丝突然开启认真模式后,她们之间也变得像是同一个人在指挥行动一般。 简单来说,就是同步率……爆表了…… 于诗然脑海中出现这些念头的时候,黑丝就已经开始思索答案了。 借助不同角度的两双眼睛,她很快就明白了,而这时,于诗然甚至还腾在空中,尚未开始下落…… “笨蛋,就是气流!气流就是对手的最大破绽!” 黑丝说话的同时。于诗然就已经一手抓了过去。 逆着气流刮来的方向,就是对方的弱点所在! 攻击其他位置,对手还能及时防御。于诗然也有可能落空……但如果,攻击的就是他拿着武器的手呢? 于诗然虽然感应到了气流,但却没能立刻想明白其中的关窍。不过她的这一思路,却让黑丝看懂了。 对手凭借陷阱隐匿身形,可说是来去无踪。这种看不见的敌人,打起来必然处处受制。 就连黑丝的银丝也只能在碰触到对方后有所感觉,但这种感觉说穿了。也只是和银丝撞了墙的效果相似罢了。也就是说,黑丝能凭借银丝探查到对方的位置。或者在防御时被动承受对方的攻击,但要主动捕捉到对方却是很难的。 即便它在碰触到对手后就立刻展开疯狂的范围攻击,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干掉对方。一旦对手的反应够快,那么这种莽撞的举动就变成白白消耗自身的体力了。 黑丝的本体体力有限。她所靠的都是共生体。而她现在将精神体留在了于诗然的脑子里,但体力却是要靠这具地狱怪母体分身来提供的。 所以问题就来了…… 这分身缩小后又成长了,但也不过才四五岁啊! 还是那种发育不良的四五岁…… 哪怕是怪物出身,这样的年纪也是体力有限啊! 但好在……对方虽然如此麻烦,却也不是毫无破绽的。 对方攻击时所带起的气流……唯独这个,是这个陷阱无法屏蔽的…… “是感觉!对方也许是通过嗅觉来干扰了视线,又辅以了精神力屏蔽,但偏偏感觉是他们无法屏蔽掉的!没错,我早就该想到了……我还能想到脚步声。就是因为我有脚踏实地的感觉……所以我们虽然听不见声音,却可以通过气流,还有地板上传来的震颤来感觉到对方的存在。甚至是他的一举一动!” 黑丝立刻将一部分银丝刺到了地面上,这些闪烁着银光的半透明丝线虽然乍一看只是它的毛发,但实际上也是一种集合了多种功能的吸管,是它本体的延伸。 “靠这种办法,其实我也能碰触到那些人类。不过我虽然相信他们会留在原地小心警惕,但他们如果突然被什么碰到了。也有可能奋起反抗的吧?毕竟正常情况下,应该是不会有同伴四处摸索的。所以这么一想,碰触自己的很可能就是敌人了……” 这就是这个陷阱阴险的地方,如果对手坐等他们陷入陷阱后就过来偷袭,无疑是会带来大麻烦的。不过由于黑丝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采取了行动,所以即便他们想,也是无法轻易做到的。 “从这个偷袭者的位置来看,他们还真是准备那么做的……真狠。”黑丝想道。 “哼,去死吧!”于诗然小手一伸,躲开气流后,便狠狠地抓了下去。 那只有些肉乎乎的小手在抓下去的一瞬间,就突然五指紧绷了起来,看似不长的指甲也瞬间暴涨,如同一根根尖锐的刀刃一般。甚至……比刀刃还要锋利。 而那些细细的血管也一瞬间鼓起,顿时给她的手掌带去了巨大的力量。 噗! 黑丝立刻感觉到地面震颤了一下,它顿时露出了一丝喜色。 “击中了!刚刚是手掌落地了!” “既然刚被斩了手,那么……” 另一部分银丝立刻如同钢针一般,当当当地沿着地板钉了过去。 然而瞬间覆盖了将近五米的范围后,黑丝却突然皱起了眉头。 “躲开了?” 不应该啊……即便是丧尸,断手后也会受到一些影响的。 因为就算不惧痛,可鲜血一喷,那该暴走也得暴走,该退也得退一下啊! 但这名对手,他却冷静地躲开了…… 就在这时,于诗然也落地了。 黑丝看了她所站的位置一眼,突然在脑海中叫道:“小心!” 同样在它出声的瞬间,于诗然就动了。 但原本只是后退的她,却又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密集地射过来了。 “这什么?”丧尸萝莉顿时瞪大了眼睛。 气流……如果说之前只是一股风,那现在就是n多个电风扇在一起转啊! “黑丝!我不能分辨了!” “继续退!”黑丝则立刻让上百根银丝挡到了丧尸萝莉跟前,但马上,她就感受到了同样的上百股力量。 “奇怪……这些究竟是什么!”黑丝看了一眼扎在地面上的那些银丝,“没有感觉到多余的震动,说明偷袭者还是只有一人,甚至他躲开我的攻击后就停在了某一处没有动过……会是哪里?还有这种对手,又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