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拿出做贼的精神来!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拿出做贼的精神来!

呼…… 阳光依旧炽热,风从荒野中刮过,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扑向了那扇空荡荡的大门。 那两片铁门已经完全锈掉了,铁皮剥落后露出了一块又一块的暗红色,远远看去就像是大量的血迹。风一经过,铁门就轻轻地晃动起来,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嘎吱”声。 就在这阵轻响声持续的过程中,忽然,一个人影贴着围墙出现在了大门边上。她的动作悄无声息,且观看她的行动,就像是看一道影子在移动一般。 “凌默,我就位了。”李雅琳在脑海中说道。 不远处的荒野中,凌默立刻点了点头。他一眨眼,视野就已经切换到了李雅琳的身上,随即,挡在他眼前的那些荒草立刻变作了另外一幅景象。 透过敞开的大门,李雅琳能看到不少东西。如大门后的空地,以及不远处那两座楼房,还有一座仓库的一角。 空地上停放了不少货车,还有几辆小轿车,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车辆都已经彻底报废了,灰尘在它们身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甚至掩盖了它们原本的颜色。 “好吧,这边没发现丧尸……”凌默又继续朝远处望去……实际上是李雅琳在望,但两人之间毕竟存在着精神联系,即便不能如同己身,这么一点默契却还是有的。 近距离看这两座楼房,除了感觉更荒废外。就没有别的什么发现了。但望着那两个黑洞洞的楼梯口,凌默却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恶寒之感。就像他之前所说的,表面看上去越是平静。这里给人的感觉反而就越是危险。尤其是在他们发现了那摊水之后…… “小白已经在后门方向守着了,既然没问题,那我们就进吧。”凌默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收回了视野说道。 此时在他的感应中,黑丝他们已经到达了那座办公楼的后方,且正准备翻墙进入。 “那我们也要找个方法潜入进去吗?”许舒涵从后面凑了过来,问道。 夏娜扭头看了她一眼。摇头解释道:“不,我们就从正门进去。而且。还要做出很小心的样子。” “意义是什么?”许舒涵不解。 “其一是为了吸引里面那些人或者丧尸的眼球,掩护黑丝他们潜入。其二则是为了掩盖其一这个目的,也能确保他们能更多地将注意力放到我们身上。”凌默接过去说道。 许舒涵想了想,皱眉说道:“还是不怎么懂。如果是丧尸的话。他们光是靠闻就已经发现黑丝队了。如果是幸存者的话,其中只要有精神系或者像瘦猴那样的变异系异能者,也有可能发现黑丝队的。” “答对了,其三,我们就是为了证实这些猜测。”夏娜轻轻打了个响指,一本正经地说道,“我们现在的行动是基于‘里面有什么在’这个前提来展开的,但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们手中所掌握的信息太少了。所以,凌哥就想出了这种办法。看似简单,但却有效。” 许舒涵沉吟了一下。顿时恍然大悟……还真是! 凌默又往前方眺望了一下,然后举起了一只手道:“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 夏娜立刻拉着叶恋蹿了出去,而叶恋被她拽着,却仿佛没有任何自主反应一般。 凌默正准备跟上时。衣袖却被许舒涵一把拉住了。这女人正露出一副刚刚回过神来的表情,不可思议地盯着夏娜的背影问道:“是我看错了。还是她刚刚真的表现得很严肃?我是说那种真的严肃,而不是她以前为了反讽故意模仿出来的?” “这个嘛……她刚刚是真的严肃。”凌默想了一下,答道。他大概明白许舒涵的这种反应,实际上,他偶尔也会产生这种感觉……自夏娜突破以后。 许舒涵仍旧圆睁着眼睛,她张了好几次嘴,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来:“刚才的她……好像人类。” “嗯……的确。”凌默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欣慰神色,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淡淡地补充了一句,“不过那只是偶然现象,不用这么震撼。” “啊?哦……”许舒涵一听,果然冷静了不少,但转念一想,她又惊讶了,“但是她怎么突然就……话说她们都进化了吧?说真的我感应不到这么仔细的程度啊……喂,你就这么走了啊!” …… “准备好了吗?” 粮仓一侧的围墙后,黑丝正叉着腰,抬头对着几个成年大男人说道。 “……” 一片沉默中,黑丝又挑了下眉头:“给点反应啊!” “是!” “随时可以行动了!” 黑丝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她伸出手来,对着远处招了招手。 随着众人的视线同时转过去,一丛荒草顿时晃动了两下,随即从里面钻出了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女。她低着头很是警惕地扫了众人一眼,然后在众人一阵无语的眼神中,她忽然往前一扑,绕过这些人出现在了黑丝的身后。 很显然,黑丝那袖珍的身躯是挡不住她的。但她依然坚定地站在那里,然后用一种复杂的眼神偷偷地打量着众人。 “汗啊……”众人纷纷想道。 自从黑丝不再控制于诗然后,她身上的丧尸本色就开始慢慢地回归了。平时有凌默在时,她的关注点就在凌默身上。有夏娜她们在时,她也能平静不少。但此时周围的生物突然变得以人类为主后,她就开始不自在了…… 这种不自在经过三分钟的累积后,就果断变成了现在这样…… “管她呢,会这样就说明我的意识还在影响她,不然她就不是躲着这些人了,而是应该试图攻击他们才对。”黑丝想了想,便直接忽略了这诡异且尴尬的一幕,扭头对于诗然道,“你先上,然后我们随后,记着,每个人都要鬼鬼祟祟的,不要被人发现了。都听明白了吧?” “听懂了……”木晨苦着脸道,“不就是让我们拿出做贼的精神来吗?” “没错!不愧是教官,理解能力很强嘛。”黑丝夸奖道。 见众人投来怪异的目光,木晨的嘴角则是一阵抽动…… “算了,童言无忌嘛……童言无忌……”木晨欲哭无泪地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