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吃我一记大师球!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吃我一记大师球!

伴随着母体丧尸的种种变化,凌默的脸色则显得越来越难看。他低吼着扔出了更多的触手,却依旧无法阻止母体丧尸的不断靠近。 “还是那句话,放弃吧,人类……”当母体丧尸的眼睛彻底变得血红之时,她突然发出了一串刺耳的尖笑声。与此同时,凌默震惊地看到,这只母体丧尸体外的精神能量也忽然暴增起来,如同一道骤然涌现的浪潮一般。而在它面前,凌默的触手简直显得不堪一击。 “这是什么鬼……”凌默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耳边则回荡着母体丧尸的笑声。他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沿着台阶慢慢地挪向了上方。 “哈哈哈……怎么了?害怕了吗?”终于,母体丧尸的笑声停下了,她盯着凌默,身后则是那道随时可能朝他扑去的精神浪潮,“可惜……已经晚了。” 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凌默就已经心头一跳,连忙扭头朝上跑去,同时对着上方的叶恋和夏娜喊道:“快逃啊!” 嘭! 一阵无声的碰撞中,凌默的触手被那股浪潮瞬间撞成了一片光点,而这股浪潮又很快地追上了凌默。 叶恋和夏娜听到喊声,都忍不住想要回头来看。但来自那只丧尸的拼死纠缠,却使得她们根本腾不出手来。 “该死!” 夏娜突然向后一退,紧跟着叶恋便补了上去,并精确地挡住了这只丧尸挥来的爪子。而正当他想要使用精神力时,叶恋的身影却又忽然从原地消失了。再次出现的。却是猛地朝他冲来的夏娜…… 两个人影的快速转换。终于让这只丧尸的动作出现了一丝破绽。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通往天台的房门顿时被撞飞,而夏娜也和那只丧尸一同飞了出去。但就在被撞飞的前一刻,这只丧尸却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抓向了叶恋。 叶恋正想转身去帮凌默,却没料到还有这一出,等她反应过来想要躲开时,却已经晚了一步。丧尸的手指勾到了她的衣服。三只丧尸几乎是同时撞了过去…… “你逃不掉了!” 这时,凌默也已经疯狂地冲到了距离天台大门不远的地方。眼看着朝自己伸出手来的叶恋竟然也被拖了出去,凌默顿时呆了一下。而就是这不到十分之一秒的凝滞,却让他紧接着就被卷入了那股浪潮之中。 这些精神能量带着巨大的压迫力,狠狠地和凌默撞到了一起…… 嘭! 一声巨响后,来不及做出其他反应的凌默立刻就如同一张纸片一般,重重地飞了出去,并跌落在了大门之前。 看到凌默被击中,母体丧尸却还是保持着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僵硬笑容,一步步从下方走了上来。 啪嗒……啪嗒…… “咳咳……”凌默一边咳嗽着。一边挣扎着撑起了上半身。但从他苍白的脸色和不断颤抖的身体来看,刚刚那一下显然给他带去了不小的创伤。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凌默往前抓住了门框,然后费力地转过了身来,靠在了门框上,双眼盯着母体丧尸的同时,还在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怎么,你不尖叫吗?不求饶吗?”母体丧尸饶有兴致地看着凌默,一边继续靠近,一边问道,“就算求饶没什么作用,但对于活着的执着,不是你们人类的本能吗?” “这话说的……你当那些自杀的人是不存在的吗?”凌默又干咳了两声,才开口回道。 “自杀?我懂你的意思了……明明已经死到临头了,嘴巴却还是不肯老实吗?不过,我也很乐意在你死之前和你多聊两句……该怎么说呢,比起会自杀的人,我还是更喜欢那种哪怕明知结局是死亡,但还是会去拼命挣扎的人。这种人的精神才会更强大,所积攒的精神能量才会更多。对我来说,一个懦弱的人,就连被当做午餐时的味道都很糟糕。”母体丧尸说着,又伸出了一只手来,一团巨大的精神能量随即在她掌心中慢慢聚集起来。 “呵呵……一本正经地在说什么废话呢……”凌默一边试图扶着门框站起,一边冷笑道,“即使被你划分成美味的食物,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吧?你想吃我,就上来试试看吧……” “你已经孤立无援了,无论你再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你的结局了……”母体丧尸看了一眼手中的能量球,然后猛地朝着凌默冲了过来。看她的动作,显然是准备将这个“球体”直接打入凌默的脑袋里了……而一旦被这个能量球正面砸中,等待凌默的,就是无力再反抗的结果了…… “放心吧,不会很疼的……”眼看距离凌默只有一米远了,而凌默却连站直身体都还做不到,母体丧尸举着精神能量球,顿时对凌默露出了一丝笑容,“那么,再见了……” 啪! 就在能量球即将对准凌默的脑袋砸下去的一瞬间,一声轻响,却突然在寂静中响起了……紧跟着,母体丧尸脸上的表情僵住了……直到下一个瞬间,她骤然张开嘴巴,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她手中的能量球瞬间消失,五官也一下子扭曲起来,她猛地一抖,一股能量立刻从她的精神光团中爆出,下一秒,一个黑黢黢的影子便被她从身后击飞了。 这影子在半空中就开始变得越来越透明,紧跟着便轰一下散开了。凌默的脸色又是一白,但嘴角上却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呵呵呵……” “你对我做了什么!”母体丧尸站稳了身体,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向了腹部。一滩鲜血正慢慢地在衣服上浸染开来,且正在越变越大,她猛地抬头看向了凌默,说道,“你偷袭我的身体……而我居然没发现他……” “你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如何吞掉我这上面了,剩下的那些则专注在了催眠和兴奋上,你又怎么可能注意得到我的精神体呢?哦,顺便介绍一下,它叫小黑。虽说现在是被你打散了,但它是不会消失的。”凌默说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给自己的精神体取了什么名字……真是出乎预料,你和我面对面的时候,居然没有将带走你一半能量的精神体收回来……还有,你怎么知道……催眠的?”母体丧尸伸手捂住了自己的伤口,愕然地问道。 “这个简单……咳咳……”凌默又干咳了一阵,但却奇迹般地站直了身体,甚至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承认你拥有很强的精神力,但是却不相信自己会弱到被你一次性秒杀掉。如果我真的弱到这种程度,那我这一年真是白过了。可是另一方面,你又很忌惮我这些同伴,你也知道你拖不了太久。所以这样一来,答案就很明显了。你不想恋战,唯一能快速结束战斗的办法,就是让我以为自己被秒杀了。” “所以……你将计就计了?冒着风险,让自己的精神体潜伏在一边,等到我注意力高度集中,准备给你最后一击的时候,就突然冒出来直接攻击了我的身体……”母体丧尸呆呆地说道。 “是的。你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太贪心了。如果你像一只普通丧尸一样,不多话,就是干的话,说不定我们真的会打成两败俱伤呢。”凌默说道。 母体丧尸的腹部此时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她抬起手来看了看自己满是血浆的掌心,不由得有些茫然地说道:“果然……人类的身体,还是太脆弱了……一个小小的伤口,就能造成这种效果……” “我还是很好奇,你是怎么进入人类身体的?还有那只丧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才是你的本体吧?普通丧尸的身体,是不可能顶住她们俩联手攻击的,只有一只母体才能做到……”凌默想了想,问道。 “嘿嘿……”母体丧尸没有回答,却突然古怪地笑了一声,紧跟着,她的脑袋上忽然传出了“咔嚓”一声脆响……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突然从她头发中钻了出来,并一下子跃向了下方。 “什么东西!”凌默吓了一跳,但还是条件反射地追了过去。但就在他经过倒下的母体丧尸身边时,她却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裤脚。 母体丧尸……不,现在应该说是那个女人了,她仰着满是鲜血的脸,对着凌默叫道:“你休想……只要它能够不死,我也能继续活下去……”她看着状态极差,凌默甚至很想问一句,你头都炸开了还准备怎么活下去? 但他最终只是冷冷地看了这女人一眼,说道:“你真是可悲……” “没错,我已经够惨了……我不是存心想害你们,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想活得比现在好……我不会让你杀掉它的!” 在女人抱着凌默不肯撒手的同时,那个东西也已经出现在了下方的转角处。 “好吧……我终于知道你看到我时为什么那么激动了……喂!走之前看看这边啊!”凌默大喊了一声,趁着那东西停顿的瞬间,猛地将一个血红色的小玩意儿砸了出去。 “吃我一记大师球!”(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