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章 话可以乱说,东西果然不可以乱吃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九十章 话可以乱说,东西果然不可以乱吃啊

“不,恰恰相反……”育母蜘蛛不仅没有因为凌默的打岔恼羞成怒,反而顺势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是我吃了它……” “呕……”此言一出,黑暗中立刻传出了一阵干呕声…… “你还真是……饥不择食啊……”凌默嘴角一抽,勉强想出了这么一句回应。 “怎么说呢……那时候我虽然被困在家里,但还没有到会被饿死的地步,更不至于需要拿自己养的蜘蛛充饥。我会那么做,完全是因为我整个人的精神状况都已经完全崩溃掉了。我的邻居……那个杀掉我门口丧尸的人,他可能是整幢楼除了我以外唯一一个活人了。现在他也走了,这个地方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但是和他不一样,哪怕外面鸦雀无声,我也提不起勇气逃离那所房子。我连打开房门都不敢,更不要说一个人在外面寻找生机了。但是我心里同时也很清楚,继续留在这里,我早晚会因为饥渴慢慢死去……” “一想到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即将降临到我身上,我就彻底绝望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我看到整个屋子中的第二个活物时,我心中的压力就突然爆发了。那些丧尸带给我的恐惧感太强了,在他们面前我就像是一只虫子一样。所以当我把蜘蛛一把按住,塞进嘴里的时候,我才总算找回了一点做人的真实感……我不是虫子,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弱小的……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绝望中强行给自己找到了一点希望。说服自己继续撑下去。毕竟我虽然害怕。但却不想死……” 听到这里。凌默也基本都听明白了:“这么说,你的变异就是在吃掉蜘蛛后开始的?你刚刚说你的蜘蛛看上去有异常,是因为它碰过了那只丧尸的鲜血吧?” “没错……应该是那股血腥味吸引了它,但门缝很小,所以它没有钻出去,只是将浸入门内的丧尸鲜血摄入了一些。其实就算它没有直接吸食,光是那鲜血把它一泡,也足够导致它的感染了吧?不过以我当时的情况。也不会去思考这些,甚至连它到底有什么地方跟平时不同了,我都没有仔细观察过……” 吃掉蜘蛛后,育母蜘蛛就继续缩回了角落里。在这个空无一人、楼内只有尸体,楼外全是丧尸的环境内,育母蜘蛛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而当天色开始逐渐转黑的时候,异变突然出现了。 “最开始是疼,后来就成了麻痒感。我的胃部和肠道里,就像是有许多只蜘蛛正在来回爬动一样。尤其是胃部。我感觉那只蜘蛛又活过来了,它正在将我的身体当做食物。从里面一点点地啃噬着我。而那种麻痒感,感觉就仿佛是蜘蛛给我注入的消化液所造成的……” “我那时候突然就清醒了……如果无论如何都要死,那我宁愿被丧尸一把抓死,也不想像这样被蜘蛛慢慢地从内部掏成空壳。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的真切,完全不像是什么错觉。每隔一秒,我体内的虚无感就会加重一分,等十秒钟后,我整个人的腹腔就像是彻底空掉了。然后,我就开始产生了一种新的感受……” 饿! 育母蜘蛛非常地饿! 他开始更为敏锐地捕捉到了空气中飘散的血腥味,心里也不断地涌现出了强烈的**。一开始他还能勉强忍受,可当饥饿感甚至开始取代恐惧感时,他终于开始动摇了。 “原本我很害怕那具尸体,甚至根本不敢去想她。但是那个时候,我却总是忍不住去看她,鼻子里也充满了她那些鲜血的味道。我支撑了半夜,然后在天开始蒙蒙亮的时候,我终于冲到了门口,把房门打开了……” “知道吗?那些鲜血都已经凝固了,有好多粘在地上根本就弄不起来。我把能吸的都吸掉后,就开始舔舐地面……到最后,除了那具尸体外,地上连一滴鲜血都没了。而且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可是到了后来,这种事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了。我想过要死,但是做不到……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发生变化,一开始只是肚子胀大,到后来我就真切地感受到了,我体内真的有一只蜘蛛……” “这只蜘蛛要成长,就需要我去喝血……而且这个时候,我也发现了一点好处。原本我是一个体力很差的人,但是喝光了那只丧尸的鲜血后,我的力气就开始飞涨了。到后来再也忍不下去的时候,我就提着一把菜刀出门了……” “再然后的结果,你也看到了。”育母蜘蛛看向了凌默,说道,“这只蜘蛛在我的身体里越长越大,到最后就跟我的身体融合到了一起。现在蜘蛛是它,也是我,我们已经不可分离了。” “难怪你喝了丧尸血,居然没有被病毒感染……原来主要的病毒成为都被那只蜘蛛拿去了,不过作为后遗症,你却被这只蜘蛛影响长成了人首蜘蛛……”凌默若有所思地点头道。 育母蜘蛛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复杂之色,嘿嘿一笑:“没错,就是这个意思。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能活到也是很不容易的?” “啧……搞了半天,你是准备要打同情牌了?要真是的话,那我还是劝你早点放弃吧,我没有那种无聊的同情心。”凌默面无表情地打断了它。活得不容易?说得好像别人就很容易一样啊!想想,要是现在的情况突然来个逆转,那么这只育母蜘蛛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通通当成食物的。 “这么说,你是一定要打了?没有再谈一谈的余地了吗?”育母蜘蛛表情一变,沉声说道。它那个人头长在蜘蛛的肚子上,每一个表情变化都显得很是瘆人。但是它此时开口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却透着一丝服软的意味。 这倒让凌默有些意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