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人首蛛身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人首蛛身

“不过在此之前……” 凌默话音未落,这只育母蜘蛛就猛地“站”了起来。。。它这个动作顿时引来了周围的一连串杀气,但紧跟着,这些透着敌意和防备的目光中就多出了一份探询的震惊。 育母蜘蛛的“站立”,其实就是将原本弯曲的蜘蛛脚彻底撑了起来,变成了八根垂直的“支撑物”。并且随着身体的突然拔高,育母蜘蛛那原本贴着地面的腹部,也因此完全地暴露了出来。 而这时众人才发现,这育母蜘蛛的腹腔内,竟然还另藏着乾坤…… “你想看我的真面目是吧?也好……我也很久没有跟人面对面地说过话了……” 伴随着说话声,一道裂缝慢慢地在育母蜘蛛的腹部上扩张开来,紧跟着,又从里面钻出了一颗黑黢黢的球状体……直到它扭动了两下,又睁开了一双眼睛时,角落中才终于传出了一声惊呼。 “这是个人头!” 这颗出现在蜘蛛肚子上的人头立刻发出了一阵嘶哑难听的笑声,然后冷冷地说道:“看上去,我好像吓到你们了?不过也是,我这个样子,能坦然接受的同类应该很少吧?不会嫌弃我的,也就只有这些蜘蛛了。” “一露脸就开启了天怒人怨模式……看来你怨气很大啊。这么说,包括你的那些同伴,你其实都是很讨厌的了?”凌默的反应还算平静,但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人头实际上已经看不出相貌和长相了,它的皮肤上全是黑色的疙瘩。毛发也基本脱光了。头部下方则似乎长出了许多新的血肉。将此人的脖子和蜘蛛的身体彻底连在了一起。说不定在蜘蛛的腹腔内,还有这人已经变形的身体和四肢,而且那些部分也和脖子一样,已经与蜘蛛的身体融合了。因此准确来说,这只育母蜘蛛,实际上就是一个人首蛛身的怪物…… “谈不上讨厌,不过也说不上喜欢。除了那个孙旭,其他人都各自藏了自己的小心思。他们虽然替我养着雄蛛,可是心里却对这种状况很不满意。毕竟对于变成像我这样的怪物,大部分人都是不能接受的。我知道他们表面怕我,但是暗地里,应该都是很想摆脱我的。可笑的是,离开了我,他们又活不下去。”育母蜘蛛又嗤笑了一声,回答道。 “虽然我并不歧视你的选择……但是你自己似乎也不能接受吧?这样还想着要让别人愉快地接受吗?而且话说回来,你把人当成了培养皿来用,还要要求他们思想健康心情开朗。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凌默摇了摇头,又问道。“那既然孙旭是你唯一满意的一个,为什么你还要……”说到这里,他却停顿了一下。 刚刚那个舍命救援的蜘蛛人究竟是不是孙旭,凌默也看不明白。因为在追来的路上夏娜她们就已经说了,孙旭本人已经死了,而那人只是那些雄蛛寄生者中的一个。但他到底是受到了孙旭的影响和命令,还是根本就被孙旭的意志占据了思维,却是谁都说不清楚的事情……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夏娜她们最初所杀掉的,就只是一个躯壳了。真正的孙旭,直到刚刚才是真的死亡了…… “你是想说刚才那个?他已经受伤了,既然他愿意来救我,那就干脆救人救到底好了。我救他出来,也不过是两个人都被追上的下场,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不过我也没想到,你们的反应居然这么快。我本想着就算没炸到你,能炸到她们也是好事。”育母蜘蛛的回答倒是很坦白,不过它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哼了一声道,“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不是说了要告诉我吗!” “呵……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你隐藏得是挺好的,但是你不该躲在裂缝那里偷看我。原本我也只是有一点怪异的感受罢了,可当你再次偷袭我的时候,我的另一双眼睛就从地下看到了……”凌默口中的“另一双眼睛”,指的正是精神人偶小黑。育母蜘蛛突然钻地时,小黑也被带了下去,而当它再次蹿出地面时,小黑就跟在了它的身后。所以这只育母蜘蛛虽然一直很防备,却没能躲过这只人偶的眼睛…… “……”育母蜘蛛顿时沉默了,然后才说道,“说白了,就是你的异能是吧……呵呵,遇到你,算我倒霉……” “喂喂,拜托不要一副造化弄人,你被命运所抛弃的口气好吧?换做是任意一个异能者,只要能在你身边观察一会儿,就总能发现蹊跷的。尤其是精神系的……”凌默忍不住说了一句。的确,育母蜘蛛能将自身情况隐瞒起来,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它恐怖的近战能力。而凌默等人用来对付它的方法,也恰恰就是避开了它的优势,采取了禁锢加远程打击的做法,这一点,正好就是它最大的弱项。而在凌默发现了它的人体本体后,它的弱势就显得更为明显了…… 除了禁锢外,凌默还可以直接对它发动精神攻击……所以,这只人首蜘蛛虽然体型巨大,但在面对凌默等人灵活的作战方式时,却还是弱了一些…… 不过育母蜘蛛显然不这么想,它突然笑了一声,说道:“精神系吗?看来你们当中的异能者还不少啊……但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人,你信吗?” “普通人?”凌默怔了一下。那些幸存者是被育母蜘蛛动手寄生的,本身只是普通人,这还能够说得通。但这人都变成这样了,还是堪称母体的最大号蜘蛛,它如果是普通人的话,那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很好奇啊! 虽然育母蜘蛛的目的明摆着是要拖延时间,思考对策,但凌默还是给了它机会……只不过凌默那淡定的态度,多少让育母蜘蛛有些心里打鼓。 “你说吧。”凌默道。 “真让我说?”育母蜘蛛反倒愣了一会儿……可再看凌默时,他已经抱起了胳膊,摆出了一副愿闻其详的姿势……而周围那些目光中也明显多出了一丝疑惑,四周一片静默,都在等待着它的讲述。 “这是真把我当阶下囚了?不怕我能逃跑?话说这些人到底是有多八卦啊!”育母蜘蛛连连冷哼了两声,但最终还是没能放弃这个机会,只好语气不善地念出了开场白,“我这具身体,其实一开始,只是我的宠物……” 灾难刚刚爆发时,育母蜘蛛的人首和蛛身还是分开的。人首的本体是个普通人,而蜘蛛的原型也只是一只巴掌大小的宠物蜘蛛。在满世界都是丧尸的情况下,这一人一蜘蛛就躲在了自家的房子里,根本不敢出门。但是他们不出门,却不代表丧尸不会来找他们…… 在惨叫声持续了一整夜后,第二天一早,正蜷缩在角落里的“育母蜘蛛”就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声轻响。那声音很微弱,但一夜未睡的“育母蜘蛛”却还保持着神经的高度紧绷,所以在响声传来的一瞬间,它就本能地哆嗦了一下,猛地坐直了。 “那时候,我盯着房门,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千万不要是那些怪物,千万不要是!虽然内心怕得要死,但是我还是慢慢地爬了过去。离得越近,我就听得越清楚。门外的声音,好像是一种滴水声……这时候我已经快吓疯了,可是人就是这样,明明很恐惧,却还是会强迫自己亲眼去看看。所以我站了起来,准备通过猫眼看一下外面。但就是这个时候,房门上却突然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育母蜘蛛此时的语气倒是很冷静,但从它如此详细的描述中就能听出,对于当时的场景,它依然记忆犹新…… 声音传来后,本就战战兢兢的育母蜘蛛立刻跌坐到了地上。而听到屋内传出声音后,那扇防盗门顿时就像是被疯了般擂动似的,“嘭嘭嘭”地前后摇动起来。随着连接处的墙灰不断落下,育母蜘蛛整个人都吓傻了…… 接下来,连它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门口突然没声了,房门又轻轻晃动了两下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直到鲜血顺着门缝渗进来时,育母蜘蛛才终于回过神来…… “那是一只女丧尸……她死了,就倒在我门口。你知道我当时的感受吗?有人从我门口经过,杀掉了丧尸,却没有把我救出去……他哪怕喊一声也好啊!可是,他怕引来别的丧尸,怕自己被发现,所以没有叫我。也许他在告诉自己,门后没有人,那里面有的说不定也只是丧尸……可惜的是,后来我也没找到过这个人,大概在这之后没多久,他就死了吧。” 育母蜘蛛说到这里,又冷笑了一声:“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应该能猜到了。我很绝望,甚至没注意到放蜘蛛的盒子被我打翻了。晚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它,但是它看起来已经有点不一样了……” “然后它咬了你?”凌默终于忍不住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