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八十一章 摩擦!摩擦!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章 八十一章 摩擦!摩擦!

厂房内一片寂静,贺振等人提心吊胆地一路走到了门口,却始终没碰上任何意外。而站在门口向内望去时,里面也没有看见任何的身影。门口还残留着血液和水渍的混合物,除此之外,便看不到任何别的痕迹了。 “看来……他们是准备要在里面埋伏了。”贺振小声地开口说道,他身边还有人在轻微地颤抖着,察觉到这一点后,他突然皱起了眉头,低声吼道,“都不要多想了!现在你们也别总想着怎么保住自己的命了,你们也都看见了,有这种想法的人,只会死得更快。到了现在,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样才能有活下去的机会。不要把对方想得太厉害,我们以前能清空一个镇子,现在怎么就清不了一个厂房了?我看,我们都是安逸太久了,现在遇到一点麻烦,就不敢上了……” 他说完后,其他人顿时默不作声地对视了一眼…… 孙旭不近不远地跟在后面,也将这番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不过他却没有要插话的意思,对于他来说,能让其中一个人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至于其他人,他们心里也未必就不清楚…… “没办法了,拼吧!”那名打着哆嗦的寄生者暗自掐了自己一把,说道。 “不然……我们先把蜘蛛放进去吧。而且老实说,我们也可以采取火攻之类的方法,把他们逼出来吧?他们之前不就是这么做的?虽然麻烦了一点,但胜在……”另一人则回头看了孙旭一眼。说道。 “没用的。孙旭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对方既然敢打开大门。就说明不在意这些手段。我们放火,对方可以逃。而且一旦他们躲藏到了黎明镇其他地方,到时候又来了援军,我们的优势不就没了吗?你当我们来了这么久,为什么孙旭只想着把他们引出来,却没有想过要把厂房直接毁掉?至于蜘蛛……你们看。”贺振指着自己前方说道。那些蜘蛛进门后没多久,就突然开始打转了,像是失去了方向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一人惊讶地问道。 “你们不觉得。这里面好像太黑了一点吗?”有人则低声说道。 情绪稍稍稳定后,这群人的观察能力就开始发挥作用了……不过即便如此,当他们发现这些时,语气里还是透出了深深的忌惮和震惊……无论如何,那名男人突然惨叫失控的场面,还是让他们很在意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贺振拿出了电筒,拧开后直接丢了过去。他可不敢让自己拿着电筒,面对一群有枪的人,他们那样就跟活靶子没什么区别。即便是现在。他们也是分散贴在了两边的房门上进行观察的。 电筒“咕咚咚”地向里面滚了几米,然后便慢慢地停了下来。这群人仔细一看。顿时都有些傻眼。这厂房里,居然弥漫了一层薄薄的黑雾…… “这是什么玩意儿?”贺振问道。 另一人盯着地面的蜘蛛们看了两眼,忽然提出了一个猜测:“会不会是什么干扰性的气体?你们看,蜘蛛就在黑雾边缘就不动了。”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孙旭肯定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那么说的。只不过他没有提前告诉我们,就是为了看看这黑雾是不是能够无差别进行干扰。而且,这样也能试探出黑雾是否危险……” 听到这里,众人又沉默了一下。孙旭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图,他们也就没有了背着他说话的意思。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觉得有些后背发凉。说是探路,结果他们还真就成探路石了……而且在此过程中,孙旭根本就没有要提醒他们的意思,完全是跟在后面慢慢观察了。 “你们说,这种黑色雾气,他们之前为什么没有拿出来用?是不是因为只能在室内环境下使用?”有人开口说道。 “室外应该是有一定影响,但也不是绝对的。你们发现了吗?这门虽然开着,可是里面的黑雾却一动不动。而且,他们之前不用未必是因为这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数量有限也说不定。”贺振说着,就控制着几只蜘蛛钻进了黑雾里,“总之先看看有没有毒,如果蜘蛛没有反应的话,那我们进去后还能活着的几率也不小。” “奇怪了,这雾气的味道虽然有些怪,可是也不算太浓烈吧。蜘蛛平时根本不会受到这些气味的影响,这次他们用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人诧异地开口问道。 “谁知道啊……” 说话的同时,那几只蜘蛛就回来了。不过贺振的表情却不大好看,他叹了口气说道:“倒是毒不死人,可是我们的蜘蛛基本就是靠嗅觉来找人的,所以很受影响。我看,我们还是把所有蜘蛛都收拢到身边吧。对方偏偏这时候用出这种手段,真是麻烦……” 他们在门口耽搁了这么一会儿,最终却变得更加忐忑了。可在孙旭的注视下,他们却不得不鼓起勇气,慢慢地走进那团黑雾之中……为了提升安全率,他们选择了前后紧紧相连的走法,而且是选择了其中一边靠墙的路线。孙旭对他们的这种行为表示了默许,他跟在了后面,速度显得不快不慢。 一进入黑雾,这群人就感觉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贺振利用一堆蜘蛛扛起了那只手电,在众人的斜前方来回晃动着。看他表现得这么谨慎,跟在他身边的寄生者们都暗自松了口气。这样一来,至少他们的安全系数有提高了一些,有手电在,就相当于为他们增加了一个报警器。其余人也纷纷效仿,甚至将手电吊在了墙上。 这样一来,他们就多出了一片明亮的区域。模模糊糊中,他们也能看清那些机床之类的设备了。不过同样的,周围还是没有任何人影。 “不知道这些人在忌惮着粮仓的情况下,会怎么做……总之人人都小心一点吧,蜘蛛大概还是能放到十米外的,这时候就不要节约血液了,少活几年也总比今天就死了要好。孙旭不是也说过,这是为了活下去所要付出的代价。”贺振小声说道。不过这次却没有收到回应,所有人都很紧张,却又偏偏不敢走得太近。否则一个人被盯上,那就会连累别人了。 贺振所说的十米范围,差不多就是他们渐渐拉开的距离……只是他们却都没有注意到,自从进入黑雾后,一直跟在后面的孙旭,就突然不见了…… “消失了一个人,这人身手不错,居然有这种藏匿起来的本事。不过说不定,是因为他体内的蜘蛛。虽然不明显,不过我感觉他体内散发出的气息,和其他人有着很大的不同。除了个人实力外,一定还有寄生蜘蛛上的差异。”厂房内的某个角落内,一双红色的眼睛轻轻眨了眨,同一时刻,凌默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稚嫩的声音,“不过其余人已经进入黑雾了,看来他们不光是探路的,也是那人抛出的诱饵。这个人也真是够果决的,意识到我们不容易拿下后,就立刻做出了这种断臂的决定,还能不露声色地让那些人自己走进来。主人,他会用一队人来引诱我们,肯定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啊。” “应该是吧,总之你小心点,你能释放的黑雾不算多,省着点用。”凌默说道。 “不过你是怎么想到我会有黑雾的?” “怎么说这也是地下母体为自己准备的本体之一,你当我选择性失忆吗?就算你弄不出黑雾,应该也能搞出类似的玩意儿,不过我也没想到,你在这方面的能力却意外地很朴实无华嘛,一点进化都没有。”凌默回道。 “好吧好吧,我现在这具身体是幼年期知道吗?话说回来了,你是怎么知道对方一定不是单纯进来硬碰硬的?”黑丝又问。 “这么明显的陷阱,就算他们再怎么耗不起,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随便开玩笑的。但既然那人能拿一个人出来当诱饵,就未必不能把其他人都送上来。只要看透了这一点,就很容易想到了。”凌默说道。 “也就是所谓的人性吗?还真是自私的赌徒心态,不管是因为蜘蛛还是别的什么手段,这种人能把其他人都指挥得动,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很棘手的啊。”黑丝感慨道,“所以你们还是好好小心自己吧,这人要玩的,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哦……” “哼,只怕他还没有搞清楚,谁才是那只倒霉的蝉啊……” …… “嚓嚓嚓……”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摩擦声,工厂的围墙外,突然悄悄地钻出了一只巨大的影子……它静静地望着那座厂房,然后“嚓嚓”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片刻后,它就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了原地,而这一切,却没有任何人看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