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一切皆有代价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一切皆有代价

“我……我只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实在发生得太突然了,所以我才……”男人结结巴巴地辩解道,他之前还在暗自庆幸,却没想到青年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 看最新最全小说只是和预想的惩罚不同,青年一开口,竟然就直接要他去送死了…… 但让他绝望的是,青年只是冷笑着看着他,根本没有要听他说话的意思。他脸色发白,身体也开始忍不住地发冷,想了想后,他忽然看向了其余人道:“逃跑的又不光是我一个人!为什么偏偏让我去?我是跑了,但就算我在那种时候留下来,也不过只是加重我们的损失罢了!孙旭,你是想杀鸡儆猴是吧!有什么话,你不能在这里喊,非要让我过去!你们也都看到了,他们有枪,还有隔着房门动手的本事……” 其余人在听完青年的命令后,都忍不住愣了一下。可随后,他们就移开了视线,一声不吭地保持了沉默。就像男人所说的那样,要去送死的虽然是他,可花白青年孙旭的意图,却是在警告所有人----在凌默一伙人突然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众人又再次感到心慌的情况下,孙旭立刻用这种铁血手段告诉了他们,如果这次再逃跑,那下一个去死的,就是你了…… 见同伴们都不说话,男人的脸色开始由白转红,他突然笑了两声,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我懂了,你们都巴不得这样是吧?只要我现在去死了,那之前那件事就算是过去了,你们也不会再受到任何惩罚了。而且这种时候。你们心里其实都有点怕。所以才要让我去当探路石是吧?”说到这里。他音量猛地拔高,满脸涨得通红地喊道,“告诉你们,老子不去!反正都要死,你干脆现在杀了我!” 他喊完后,就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拳头捏得紧紧的,上面全是青筋。 而孙旭这时候也总算又说话了。他面无表情地扫了男人一眼,说道:“你说得很对,我不否认。” “孙旭,我草你……”男人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可他刚一举起拳头,嘴里就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抬手捂住了那只藏着蜘蛛的眼睛,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看起来很想动手,却又没办法动手,这种不甘心的感觉让他看起来像是崩溃了一般。 “不过我并没有打算真让你去送死。只是你带头做错了事情,所以现在就让你去带头表率一下而已。你也知道敌人不弱。那我干嘛要在这个时候削弱己方的战斗力呢?这里的每个人都在盯着你,如果你能老老实实地按我说的去做,那么你就不会死。而之前的事情,还有你刚刚的辱骂,也就一笔勾销了。你也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时代,除非你能完全依附别人活下去,否则就一定要表现出你的价值。是能帮助我们活下去,保住自己的食物、地盘,还是拖累我们,或者说毫无贡献?” 见男人想开口,孙旭摆了摆手制止了他,接着说道:“别扯蜘蛛什么的,这里奉献出身体的,也不是你一个。这是我们活到现在所付出的代价,而今晚我们要想继续活下去,就要付出新的代价。就像李诚光他们,如果不是他们行动不够谨慎,我们也不用被对方逼到这一步。所以他们虽然死了,但还是为此承担了一部分责任。此外,我想有些事你们应该都没有忘记吧?在黎明镇被清空的过程中,我们死了多少人?你们这些人的手上,又沾过多少血?别的不说……你就曾经发现过一个躲起来的女人吧?” 刷! 男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连忙发疯般地叫道:“你别说了!” “你本来可以把她带回我们住处的,但是看到对方衣不蔽体的样子,你却起了邪念。最后为了防止她得到蜘蛛后报复你,你左思右想后,还是狠心地把她杀掉了……” “你给我闭嘴啊!”男人拼命捂着眼睛,喊叫声中夹杂着一声声的惨叫。 孙旭无动于衷地看着他,语气也仍旧显得冰冷而平淡:“她也许也很想问问你,为什么非要杀了她?所以你现在就好好想想吧,是让我现在就杀了你,还是按我说的去做,给自己争取继续活下去的机会。像你这种人渣,为了活下去所要付出的代价,总得比别人更大一些的,这很公平。” “呵呵呵……孙旭,你也有脸说……你杀的人,难道少了吗……”男人的惨叫声已经变成了痛苦的闷哼,他忍不住弯下了腰,却仍旧抬头看着孙旭,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 孙旭表情不变地回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我没付出代价呢?好了,我给你三十秒时间,你决定吧。” 说完后,他就将视线转向了那座厂房,不再说话了。但人人都知道,他正在默默地计时……这三十秒,不会多,也不会少。 其余人都没去看那名男人,和保住一切活下去相比,同伴的死活的确没什么重要。就和孙旭所说的一样,这里的每个人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一想到这里,这群人的惊慌之感,顿时就减少了许多。今晚他们要做的,和以前为了拿下整个黎明镇,为了得到粮库时所做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外面好像安静了。”黑丝站在门后,听了一会儿后突然说道,“刚刚还能隐约听到一个男人的惨叫声,现在已经没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散发出的味道……我是说因为恐惧和激动所散发出的汗味,也减弱了不少,而且是在风向并未改变的情况下。” “那种味道也能闻到吗?”叶开忍不住问了一句。 黑丝瞟了他一眼,说道:“当然了,只要风向正确,一百米内都是可以闻到的,尤其是一瞬间大量出汗的时候。这个嘛……算是我的一种特殊能力吧,我对于气味的反应一直很强烈。” “那我们现在这个距离……” “你明白就好。”黑丝说道。 叶开默默地在衣服上擦了擦掌心,又不动声色地退回了两步…… 宇文轩则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么说,他们刚刚是吓了一跳的……可是为什么惨叫后就平静下来了?” “我想,是因为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吧。”凌默突然开口道,“我刚刚将精神力外放出去的时候,感应到了一丝很危险的气息。如果对方当中有什么人能稳定局面,不受我们的任何挑衅和影响的话,那就是这个人了。所以,除了育母蜘蛛外,我们最应该小心的,就是此人了。但是他们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至于其他方面……你们应该也发现了,这群人的心理素质,比起我们来说是较弱的。” “这一点应该跟他们长期困守在一个地方有关系,加上这里没有丧尸,他们恐怕也极少接触到其他种类的怪物,所以在生存经验上,他们当然比不上我们了。至少像刚刚那种情况,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不会那么快放弃。如果他们能稍稍冷静一下,我们也很难这么顺利了。可惜的是这种事都是如果,实力上的差距固然很难弥补,心理素质上的差距也是不可能一下子就拉平的。”木晨也一下子来了精神,说道。 “我倒是想看看,他们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张新成赞同地点了点头,也冷笑着说道。 “说到这个……有句台词我早就想说了。啊哈哈哈,放蛛过来吧!”宇文轩也笑着说道。 “疯子你能不开口吗?” “懂不懂看气氛啊,知不知道大家都很严肃啊!” 经过凌默刚刚的反击,又加上此时的一番分析后,众人的心情终于从阴霾中彻底走了出来。虽然地上的血水仍在,但所有人却已经变得冷静了。对方也只是为了挑衅他们,凌默指出这点,又特意说起了心理素质,不就是为了让他们自我调整吗?一想起凌默刚刚的表情,他们顿时都觉得有些脸上发烧。尤其是叶开……他暗道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替所有人出了气的凌默来委婉地对自己进行开导…想到这里,他又捏紧了拳头。 不过凌默却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这些细微变化,他仍旧盯着大门,心中默默念道:“为什么……为什么育母蜘蛛还没出来?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肯拿出最后的底牌吗?那既然这样,你们的下一步,又打算怎么走?” 此时,那名一直低着头的男人正使劲地捏着拳头,牙齿也咬得咔咔作响。就在三十秒即将结束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来,呼吸急促地看着孙旭的背影,然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表情木然地说道:“好,我去。” 孙旭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想通了就好,不然你要是不配合的话,我也会很伤脑筋的。我再说一次,只要你听话,活下来的几率还是很高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