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看脸的世界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看脸的世界

“咳咳……我还没死?” 蜘蛛男刚刚艰难地睁开眼睛,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猛地砸到了他的腹部上。他顿时“哇”的一声,身体也像是虾米般地弓了起来。 “想死?妈的,没那么容易!要死,也得等着我们慢慢玩死你!” 一个男人的咒骂声从头顶传来,随后,又是一脚狠狠地踹了过来。 剧痛中,蜘蛛男勉强地看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处厂房,周围尽是一些大型器械……一只大型手电筒就放在不远处,明晃晃灯光将这片区域照了个透亮。十来个人或坐或站,正隔着不算太远的距离围观着他……这些人向他投去的视线也各有不同,有愤恨的,也有冷酷的。 最让他意外的是一个小女孩,那个看起来顶多正该上幼儿园的小不点,此时却拿着一把长长的匕首,见他望来,她还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刀刃,然后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但却很是恐怖的笑容。 接着,他终于在人群的后方看到了凌默…… 然而,这里却不见了那些丧尸,以及那只让人毛骨悚然的巨大变异兽。 “嘭!” 又挨了一脚后,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终于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还准备继续踹下去的平头男:“好了叶开,冷静点,现在还不是时候。” 叶开一甩胳膊,喘着粗气停了下来,他阴狠地看了一眼蜘蛛男。骂道:“呸!就再留你这狗杂种一会儿!” “队长。他醒了。”木晨见叶开走到了一旁后。这才转头冲着凌默喊道。 “队长?这支幸存者队伍的头儿吗……” 蜘蛛男正疼得不停抽搐,听到木晨的喊声后,他又挣扎着抬起了头来。 然而这一看,他的独眼就顿时瞪大了…… 被称为队长的,居然就是那个凌默…… 眼见凌默轻巧地从所坐的横杆上跳下,又径直地朝他走了过来……内心恐惧的蜘蛛男几乎是下意识地发出了一声惊叫:“啊……” “嘘……” 凌默却已经三两步走到了他面前,并将在途中顺手拿起的手电筒,直接对准了他的脸。 刺眼的灯光。和凌默那隐藏在阴影中、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就让蜘蛛男闭上了嘴巴。 “嘘,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就安静点……”凌默说道。 蜘蛛男盯着他,却吓得不敢说话。 从他倒地的这个角度向上望去,凌默的眼睛似乎还隐隐有些泛红…… 这人……他到底是人吗? “这就对了。听好了,接下来我要问你一些问题,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就会让你死得痛快点。”凌默继续说道。 听到“死”字,正处于惊恐中的蜘蛛男却瞬间被吓醒了。他先是哆嗦了一下。然后便“嘿嘿”地笑了一声,最后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蜘蛛男的眼角微微抽搐着。低声说道:“你还想问我什么?反正……不管你想问什么,我的结局都是要死对吧……既然这样,我干嘛还要告诉你?” “呵……说得没错。但怎么死,死之前要忍受多久,这还是有区别的。”凌默也没有丝毫要掩饰杀意的意思,平淡地说道,“再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这点道理,你应该能想明白的……” “谁跟你说我年纪不小了……”蜘蛛男突然提高了一些音量,“算起来,我也就刚满三十吧……怎么,看到我的脸,就以为我快年过半百了?” 凌默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是那些蜘蛛的原因吧?怪不得……我就说它们不可能没有任何要求,就呆在了你身上……正好……” 他伸手从兜里摸出了一个玻璃瓶来,拿到蜘蛛男眼前晃了晃,问道:“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蜘蛛男定睛一看,顿时惊了一下。他似乎想伸手去摸自己的眼睛,可惜双手却被反绑着。 瓶子里装着的,赫然就是那只大号蜘蛛…… 只不过它此时已经丧失了活动能力,只剩下偶尔的一次抖动了。 蜘蛛男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它,喉结则上下地滚动着。 沉默了一会儿后,他猛地泄了气,问道:“什么怎么回事?你问吧。” “这蜘蛛是怎么回事?还有,它是怎么寄生到你体内的?其实我要问的问题有哪些,你应该很明白吧。”凌默步步紧逼地问道。 想不到,这种蜘蛛居然还能够使人衰老……凌默心中越发在意起来。 “怎么,你也对这些祖宗感兴趣?也难怪,我这样一个普通人都能靠着它们,在你们这些怪物的眼皮底下杀人……” “草!是不是想让我再揍你一顿?!”叶开顿时就怒了。 凌默则一言不发地盯着他,蜘蛛男在笑了两声后,便表情茫然地说道:“它们……其实我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不过你手上拿的这只,其实应该算是一群蜘蛛的头……想必你也知道了,它就住在我的脑袋里,平时和我的思维是相连的。不过话是这么说,实际上主要都是它反馈信息给我。比如告诉我一些情报,或者向我提出蜘蛛群需要进食的要求。那种交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不是通过什么具体的语言,而是一种类似信号的东西吧。” “这只头头本身是不吃那些东西的,它所吃的,只有我的血液罢了。但是别看它个头不大,饭量却是一点儿都不小……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的寿命才会透支,最后才会出现这样的早衰现象。”蜘蛛男说得很平静,他说到这里,就抬起眼皮看向了凌默,“还有……我想杀你们的原因,只是因为你们一直留在这里罢了……只要你们始终呆在这里,就早晚会发现我的。我一个人看起来好藏,但实际上一旦面对面,处于劣势的却还是我。我原本担心的是,看到我这样的怪物,你们就一定会杀了我,与其这样,不如先下手为强……” “咳咳……”他又痛苦地咳嗽了两声,然后扯动着嘴角笑道,“你要问的不就是这些吗?好了,我都告诉你了,你们要动手,就赶紧吧!” 说完之后,他就闭上了眼睛。 不过从他不断颤抖的嘴唇来看,他其实很害怕…… 然而等了好几秒,他也没等来预想中的死亡。 在疑惑中,他慢慢睁开了眼睛,结果看见的,却是正面带冷笑,一脸戏谑地盯着他的凌默…… “你怎么还不动手?”他突然怒吼道。 凌默将玻璃瓶放在手里抛了抛,说道:“你这么急着去死吗?呵……怪不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觉得你的态度有问题……”他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你还想阴我们一把,对吧?” 蜘蛛男顿时露出了一丝极为骇然的神色,不过很快,他就勉强地冷笑了一声:“你还有要问的,就赶紧问!再这么折腾我……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了。” “那好。”凌默将抛出去的瓶子一把捞在了手中,厉声问道,“这只蜘蛛,是一只雄蛛吧?” “你问它的公母干什么!”蜘蛛男瞬间怒了,“妈的,你真想耍我是吧?” “谁有空耍你……如果这是雌蛛,那么它所繁殖的蜘蛛群体,也未免太小了一点吧?这么一点蜘蛛,能吃光整个镇子吗?最重要的是……”凌默忽然紧紧地盯住了蜘蛛男,“你一个人,能抽那么烟,喝那么多酒吗?我在你身上,可是半根烟都没找到啊……就连你的手指上,都没有任何长期抽烟留下的痕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