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丧尸的脑回路果然很特殊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丧尸的脑回路果然很特殊

“你们对我还真是执着啊……”在黑影的紧紧逼迫下,凌默缓缓地贴到了墙边,焦急地思考着对策。这些生物所表现出的智力,和它们的个头显然是不成正比的,尤其是……在选择猎物这方面。 此外,如此快速的反应能力,也实在是令人咋舌…… “咩咕!” 小白见凌默脱困不成,反倒像是被自己给卖了,顿时就发出了一声焦急的怒吼。然而它刚一分神,腿上就立刻缠上了好几只黑影,且迅速地朝着它的全身蔓延了过去。正想朝凌默这边冲来的小白只好在原地打起滚来,并不时疯狂地朝地上拍打着。 “嘭嘭!” 叶恋她们也察觉到了凌默这边的危机,但即使她们将车辆都掀到了一边,也没能阻止那些黑影的不断涌现。 除了反应力外,这些噬人生物的集体行动能力,也是凶残到了极点…… “这是摆明了要把我孤立起来啊……这么说,你们是吃定我了,对吧?不过……”眼看黑影已经快速地涌到了脚下,凌默却突然平地跃起,然后在距离地面不到一米的地方,狠狠地往前一荡。 “少看不起人类了啊!” 随着上方的招牌灯箱“咔嚓”一声碎裂开来,凌默也从无数扑上来的黑影中间掠过,险之又险地落在了那间店铺门口,并立刻钻了进去。 “我了个去的,这灯箱的质量也太差了点吧……好险好险……” 凌默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径直撞进了店铺后面的房间内,并在进门后的一瞬间就“嘭”一声用触手带上了房门。 “嘭嘭嘭……” 一连串的撞门声立刻传来。凌默双手撑在门后。完全可以清晰地感应到房门的震动。 “卧槽。你们适可而止啊!” 他直接扔出了几十根触手,集中对着房门就射了过去。原本无形的触手在穿过防盗门后,就立刻转变为了实质化。 “噗通!噗通!” 一阵轻响后,门外的动静就顿时小了不少。可没等凌默轻松下来,一阵令人反胃的咀嚼声又出现了,且房门上的响声也再次如狂风骤雨般响了起来。 “靠……” 凌默忍不住骂了一句,然而扭头看向了屋内。 这样跟它们耗下去,显然不是什么办法……就这么两三秒的时间内。防盗门上就已经出现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凸点……恐怕要不了多久,房门就会被它们生生撞成筛子了。 “这种地方应该有后门或者窗户的吧……实在不行,把通风口打穿也是可行的……再不济,也能让我撑到叶恋她们赶过来了……” 这间屋子最主要的作用,就是暂时将凌默和那些生物隔开,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夺回主动权的空间。 刚刚只顾着逃命,凌默甚至都没来得及看看这是一间什么样的店铺。此时看到这里堆满的货物后,他才有些意外地发现,这里居然是一家专营烟酒的店面。 “嗯……要不是门外还堵着那群要命的东西。我现在就能背着老婆美美地抽上一口了……” 凌默顺手将一条香烟拿起来看了看,感慨道。 然而正当他想要将其丢回去的时候。却突然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色。 “不对劲……” 他慢慢将香烟盒掉转了过来,下一刻便皱起了眉头:“空的?” 虽然不排除店主会将空盒子留在仓库的可能性,但凌默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的地方。 他迅速地丢开了香烟盒,又连续拿起了好几个盒子,甚至还有一些酒类的包装盒。 而这些盒子无一例外……都是空的…… “不对……这不应该啊……” 从现状来看,将整个镇子吞噬一空的,显然就是门外的那些生物了……所以除了它们,恐怕也没有其他人能够接近这些烟酒。除非,它们正是此道中人…… “喝醉的变异生物吗……啧,不管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就算它们真的凶残到了这个地步,也不会具备这种精准拆开包装,且没有留下任何踩踏或啃食痕迹的能力吧?那么,问题就来了……” 凌默盯着满屋的空盒,捏着下巴想道:“这些东西,到底是被谁打包带走的?” 这种只留下盒子的做法,倒是和他们背着包去搜寻补给时的做法很相似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化地扩充背包的容量,从而尽可能地带走更多的东西……虽然幸存者们就像小鱼虾一样撒落在这大海中,彼此间也没有任何联系,但在这种常识性的问题上,想必做法都是一样的…… “夏娜,我暂时脱险了,你们先想办法脱身,然后再绕过来跟我会合吧。这些生物针对的是我,你们要走的话,它们应该是不会拦着的。”凌默继续朝仓库深处走去,同时在脑海中说道。 “好的……那你小心点。”夏娜的精神体立刻从精神光团里钻了出来,回应道。 “知道了……这个先不说……我在这里,好像有了一个挺有趣的发现啊……”凌默冷笑着说道。 “有趣的发现?哼……你终于找到一大堆丁字裤了吗?”夏娜问道。 “……当然不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关于丁字裤的话题啊!而且话说回来,我也从来没有要求你们穿过吧……”凌默念道。 “嗯,你是没有要求过……你只是默默地给我们穿上了而已……” “一听到我还死不了,你就开始抓紧时间吐槽我了是吧……等等,我好像找到出口了。” 凌默一边在脑海中想着,一边伸手一挥,将面对的一大堆空箱子甩到了一旁。 然而就在他看向显露出的窗户时,一阵怪异的响声却突然从屋内传了出来。 凌默脸色一变,循声朝着角落里那根裸露出的排水管道望了过去…… “嘎吱嘎吱……” 眼看着管道上迅速地出现了一个小洞,凌默连忙爬上了窗口,并伴随着“哗啦”一声脆响,和众多玻璃碎片一起跃了出去…… 而在他跳出的瞬间,那个小洞就像是决口的堤坝一般,疯狂地涌出了一大股黑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