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随意脑补的东西往往更可怕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随意脑补的东西往往更可怕

临近傍晚,工厂内仍旧显得一片寂静……从表面上看去,也仿佛一切正常。 叶开和张新成依然守着停车场,而古霜霜等人则聚集在了厂房前的一小片空地上。其中宇文轩等人正警惕地注意着周围,并不时朝远处的小楼望过去。 “大家听好了,”木晨蹲到了人群中央,低声说道,“虽说我们现在扮演的,是正准备搜寻张舍的搜救队员……但所有人都不能随意进入厂房内,以免发生什么意外,影响作战计划的实施。此外……黑丝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收到来自队长的信号,所以我们必须时刻做好接应的准备……” 随着他话音落下,其余人纷纷看向了靠坐在角落里的黑丝。这只袖珍狗娘此时已经穿上了一身合体的休闲服,头上还戴了一顶贝雷帽,长长的头发基本都被它塞了进去。 而在它身旁不远处的地方,则靠着还未清醒的瘦猴,以及正看护着他的宇文轩。 感受到众人的视线,黑丝伸手抬了下帽檐,然后抱着胳膊闷哼道:“等收到后,我会说的……”接着它又颇为不甘地嘀咕了两句,“嘁,不就是变小了点吗,居然就这样把我当对讲机来使了……知不知道什么叫浪费啊!真是人眼看狗……不对,应该是变异生物低……” “小黑丝好像很想进埋伏小队啊……不过凌默不是说了吗,人多会被发现的。我们得给那些怪物制造偷袭的条件啊……”站在一旁的许舒涵隐约听了个大概。不由得苦笑着劝道。她早就看出这不是一般的小女孩,但从味道上来分辨的话,却又不像是什么丧尸……跟在凌默身边的。还真是什么种群都有啊…… “那还用说吗,以我的实力,根本就不应该站在这里……谁是小黑丝啊!” “啊,不好意思,你不喜欢啊?那,小丝丝?” “把那个‘小’去掉!真是的……人类总以为对着宠物温柔亲切地喊小猫猫,小狗狗。宠物就会老老实实地卖萌给他们看……但当你把对象换成一只铁血狼犬的时候,这种称呼简直就是在侮辱它的自尊啊!请记住!狗也是有尊严的!”黑丝怒道。 许舒涵眼角抽搐了两下,低声道:“虽然没怎么听懂。但好像……挺对不起的……” “既然你道歉了,那就算了吧……不过我好像听说过你有监听癖啊?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精彩的片段放给我听一下?”黑丝搓了搓手,那张十分稚嫩的脸蛋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还真是理所当然地就把人说成了变态啊……而且说是原谅我了。其实就是在趁机敲诈吧……”许舒涵猛然发现。自己的搭话对象好像选错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小孩啊!无论种群还是性格……都不是啊! “凌默那家伙……带着丧尸和这种怪异生物也就算了,但为什么每个都有些奇特的爱好啊!是人以群分吧?是吧!” “该不会……你监听的都是一些不能见人的私密吧……” “才没有啊!” …… “啊……啊……” 小楼内,凌默突然张了张嘴,然后又擦了下鼻子。他此时正站在瘦猴之前所住的那间房内,而夏娜和李雅琳也一同潜伏在了这里。房间的窗户虚掩着,屋内则显得十分地昏暗。 听到动静,夏娜转头过来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还没睡醒吗?不是说异变已经完成了吗?虽然是初步……” “不是……有点想打喷嚏罢了……”凌默吸了口气,答道。 “肯定是有人在诅咒你呢。”李雅琳插嘴说道。 “作为丧尸也会相信这种说法吗?还有为什么是诅咒?为什么这么肯定啊!”凌默念了两句。又凑到门边朝外看了一眼。走廊内仍旧十分安静,既没有任何声响,也没有任何影子的出现…… “因为有很多人想你死啊……当然了,也有一些人想死你了。”夏娜也将脑袋伸了过来,嘴里认真地说道,“光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呢……比如说老蓝啊……” “为何偏偏要拿那个死老头来举例……你们俩真的给我适可而止啊……” 凌默顺手在她头顶拍了一把,同时头也不回地问道:“学姐,你那边怎么样了?” 李雅琳正贴在窗边,双眼紧闭地感知着外面:“一切正常,完毕。” “了解。话说这是你教她的吧……”凌默又在夏娜头上拍了一下。 “快看,叶恋姐要过来了。”夏娜突然说道。 吱---- 走廊另一头的房门缓缓打开了,随后叶恋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凌默双眼一眨,视野就已经切换到了那边----但他所切换的对象却并不是叶恋,而是床上所躺着的某个人形…… 叶恋正在做着最后的检查,她从左到右看了一圈,然后又将视线转到了床上。 同一时刻,凌默的视野也朝她身上切了过去。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叶恋看着那个人形,有些疑惑地低声说道。虽说这里基本是由她来布置的……但一切搞定后,她还是觉得很不放心…… “没问题的……”凌默则想道。早在提出这个方案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这招了…… 那个被他们同时注视着的人形……实际上,就是一只包着凌默衣服,然后被塞到了被窝里的枕头…… 但在凌默的第三重“视野”中,他还看见了另外一种情形…… 那个仿佛从地上扯起来的影子一般的虚影……此时正浓缩成了一团,躲藏在了那个枕头内。 这样一来,无论是精神感应,还是嗅觉能力,这人形枕头都能将其欺骗过去…… 至于声音……如果对方的听觉已经灵敏到了可以听到呼吸的地步,那他们的埋伏首先就已经没有了意义。所以这点细节对他们来说,本就没有考虑的必要。 “凌哥,你所说的以身犯险,就是指那个吗?”夏娜小声地问道。 “有吗?我说过吗?”凌默则反问道。 “这种话谁会真的说出来啊……但你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已经表明了这点吧?”夏娜道,“成人的世界果然很可怕啊……” “哪里可怕了?明明是随意脑补的你更可怕啊……” “那你的手放在我臀部做什么?” “拍打。” 嘭---- 叶恋那边已经关上了房门,然后慢慢地朝着凌默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她手上端着一个杯子,看上去就像是过来送水的……在细节方面,这些女丧尸们倒是微妙地做到很到位…… “你觉得它们的智力会高到这种地步吗?”凌默问道。 “不知道……不过小心无大错,你不是也一样吗?就差仔细到在那个房间里尿尿了……”夏娜说道。 “人类不需要通过那种办法留下气味……脑内知识太多就整理一下啊。”凌默一眨不眨地说道。 十秒钟后,叶恋推门而入。 屋内的人数顿时增加到了四人,这比他们商议时的人数还要多上一名。 但事实上当凌默走到床边后,对那些偷袭者们来说,真正需要注意的,就只有那三只分处于房间不同位置的丧尸们了…… “好了……陷阱已经准备好了……” 凌默合上了双眼,在一片漆黑中,数个光团以及众多的光点,开始一点点浮现了出来…… “这边四个,房间里一个……左边围墙下一个,右边围墙下也有一个……停车场上两个,厂房六个……落单的诱饵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低声道:“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