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黑潮下的危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黑潮下的危机

在凌默喊话的同时,房门就已经被堵上了。除了尚未清醒的瘦猴以及精神系的古霜霜仍旧留在门后外,其余人都迅速且无声地按照凌默的吩咐,来到了天台的四个角上,并齐刷刷地将枪口对准了下方。 地狱怪们……动了。 从第一只开始往上爬后,整个地狱怪群瞬间就爆发出了极为恐怖的速度……它们就像是一只只人形蜈蚣一般,手脚并用,飞快地沿着外墙朝楼顶爬来。 从凌默一行人的角度看去,这简直就像是一波从下面涌来的黑色浪潮…… “咕噜……”木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感觉手心有些出汗了。尽管他没空回头去看其他人,但想必在这样紧张的关头,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即使是叶恋她们,此时的神色也变得有些慎重了。 五分……不,现在是三分五十秒。要想坚持这么久,那就意味着每一秒都不能出错。一旦四个角中有一个出现了纰漏,那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古霜霜一面守着瘦猴,一面也在焦虑地准备着。光听一片寂静中那“刷刷刷”的密集声响,就知道这些怪物,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下去的…… “准备……”凌默一直站在边缘处默不作声地观察着……当爬得最快的那只怪物出现在距离他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时,凌默终于抬起了手,低声喊道,“打!” 随着这个字出口,那只怪物的额头上骤然爆开了一团血花,正在爬行中的身体猛然一震,然后便翻滚着摔了下去。 嘭! 眨眼间,尸体落地的声音传来。伴随着那一地飞溅的血花和碎肉,叶开猛地发出了一声怒吼:“啊啊啊!兄弟们,弄死这些老鼠!妈的!让它们追!” 下一秒,一场近乎无声的、但却极为激烈的战斗就围绕着这处楼顶展开了…… 扳机扣动的声音中,一只只的地狱怪不断地从外墙上坠落下去。然后在下方“嘭”一声摔成肉泥。但更多的地狱怪却在同类中枪坠落的过程中,迅速地接近了楼顶…… “嗷!” 张新成正在换弹匣的功夫,一只地狱怪的手就从下方突然伸了出来。它嚎叫着,直接抓向了张新成的胳膊。就在这时,一抹寒光却猛地从一旁划了过来,准确地将这只手砍了下来。鲜血四溅的同时,尸体就已经被挑了出去。在半空中撒出了一大团血花。 “谢谢。”张新成一刻不停地换好了弹匣,像是完全没看到那只掉落在脚边的手一样,一边快速说着,一边又将身体探了出去,再次瞄准扣动了扳机…… 这样的情景几乎不断在四角的任何一处上演着……叶恋她们凭借着极为敏锐的观察力和强悍的行动力,一直在周围进行着游走。有她们在。即使有怪物成功突击上来,也很难一下子冲破他们的防御。 这时候,任何一点犹豫、纠缠,都会成为致命的导火索。而奇迹小队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中,反倒不知不觉地爆发出了极为强大的默契感和配合度…… “啊哈哈哈哈!来吧!都来吧!看我怎么打死你们!要不你们来打死我也行啊!”宇文轩疯狂大笑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他整个人正踩在一个木箱上,身体几乎都完全倾出了栏杆外。即便不提那些地狱怪。光是他这样的姿势,就已经足够危险了…… 另一边,闷声不语的凌默就那样冷冷地站在栏杆后,却已经连续用触手打下了近三十多只怪物。每一只地狱怪靠近他二十米范围内时,都会像是突然僵住一般,毫无反抗地坠下楼去。这样高效冷静的战斗方式,似乎也给那些地狱怪们带来了某种程度的震慑,不过最主要的。却是让众人恐慌的心理,逐渐变得冷静了不少。 在众人眼里,宇文轩固然是疯子,但像凌默这样的,却比疯子还要可怕……而他们俩站在那里,简直是比那些地狱怪还要让人有压力啊! “还有……两分钟!”木晨端着枪,再一次扣下了扳机。并在心中默念道…… 很快,地面上就已经躺满了尸体,鲜血甚至将大楼的外墙都染红了一大片。如果此时有人从远处望来,一定会被眼前所见到的情景吓一大跳……这幢高楼。就仿佛正在流血一般…… “咯咯……”一只丧尸停下了徘徊的脚步,慢慢拧头朝高楼这边望了过来……隔着一整条街道,它看见了那些鲜血,甚至仿佛闻到了那浓重的味道…… 哒哒哒…… 每个人的眼前都已经被汗水糊住了,枪管开始发烫,扣动扳机的动作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变得迟缓了。甚至连手臂都被后座力震得有些酸麻了,但那些地狱怪,它们却仍旧持续不断地向上爬着…… “我怎么觉得,它们的数量就没少过啊……”叶开突然笑了一声,说道。 张新成少见地附和了一句:“是啊……大概是我们杀得还不够多吧……” “这还不好?像这样排队让你杀的好事,你平时到哪里找去……”叶开说道。 “扛把枪随便上个天台,然后放一枪就有了……”木晨还不忘挤兑道。 “我靠,别以为你是教官就能……等等!”叶开突然提高音量叫了一声,但又很快沉默了下来。一秒钟后,他猛地大叫起来:“卧槽!那是什么东西?!” 刷刷刷! 他话音刚落,一阵极为清晰的响声就突然蹿了上来……紧跟着,众人便猛然听到“嘭”的一声闷响…… 大一片玻璃立刻飞溅了出去,紧跟着,便是一截近半米的碎玻璃“嗖”一下出现在了凌默面前…… 凌默瞳孔一缩,没等这玻璃碰到他,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已经在空中将其挡住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一声闷响,以及骤然破裂开的无数个细小碎片…… 在漫天玻璃碎片的反光中,一只如同骷髅般的手掌骤然抓住了栏杆…… “嗷嗷!”一声沉闷瘆人的吼声也伴随着这只手的出现,突然传入了众人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