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秃鹫”与人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秃鹫”与人

……奔跑中的凌默也在此时若有所感地回过头去,深深地朝着后方望了一眼后,喃喃地说道:“你们有没有觉得,后面像是有什么在盯着我们?” “盯着?”距离他最近的夏娜立刻转过身去,有些疑惑地顺着他的视线方向看了过去,最终锁定在了那些还在穷追不舍的怪物们身上。凌默说的,应该不会是它们吧……但如果不是,那他所说的,又会是谁呢?除了这些怪物以外,他们身后存在的,就只有一幢幢孤寂的楼房,以及那长长的、充满危机的街道了…… “我也说不清楚……”凌默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有些迟疑,他低声说道,“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下子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就像是,背后突然多出了一双眼睛,在看着我一样……”他抬手按在了心脏处,接着说道,“这里就仿佛完全不受控制一样,突然就停跳了一下……这简直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天敌,引发了身体的本能预警一样!那后面,一定有什么……” 夏娜担忧地看了他一眼,轻声问道:“凌哥……你没事吧?”她很少见凌默出现这样的反应,尤其是他这会儿的眼神,根本就看不出平时的冷静与镇定,倒像是有些……茫然? “啊?没事,我没事。”凌默很快就回过神来,抬头对着夏娜笑了笑。前面的叶恋和李雅琳也都听到了动静,正转头面带询问地看着他们。凌默见状,连忙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她们摆了摆手,示意她们不用在意。两女诧异地对视了一眼,又慢慢地移开了视线。 “可能是我感觉错了,没事了……大概是因为今天太累了吧,又突然钻出了那么多地狱怪,脑子难免会被搅得有点不清醒……”凌默放下了手。又继续对夏娜说道。 “是吗……”夏娜一边应着,一边却仍旧表情复杂地看着他。 凌默笑着伸出手去,在她脸蛋上捏了一下:“说了没事了,别想了。” “唔唔……”夏娜被捏得脸颊一鼓,含糊不清地点了点头,她想了想,又高兴了起来。“说的也是,这次的事情,我们也算解决得很好了啊!器材成功到手,又拿到了那么多‘补给’。最重要的是,还掌握了第一手的地狱怪资料!反正早晚都要和这些抢食的家伙碰上的,我还宁愿早一点呢……只是这样一来。世界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x城……又还能存在多久呢?它们的数量,也许会锐减,也许会快速壮大,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会导致一场又一场的杀戮吧……” 她扭头快速地看了一眼那些怪物,说道:“你看。已经两条街了,它们却还是没有放弃的意思……由此可见,它们对人类的执着,那也是非同一般的。而且联想到那些变身怪,我就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凌哥,你说……” “不详……预感……”夏娜继续分析着,凌默则边听边点头。不过在此过程中,他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瞟向了自己的心口。 那一下停跳。是否也在预示着什么呢……至于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又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错觉?不可能!那只是他为了安抚夏娜所说的话罢了……真实的情况,远比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还要惊悚得多。 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身后好像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对方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然后凑到了他的耳边,一边对着他轻轻呵气,一边笑嘻嘻地喊道:“凌默……” 就这么一声。凌默就感觉一股寒气直接从脚底蹿到了头顶……这样真切的感觉和反应,怎么可能是因为疲劳出现的?更何况,他的精神力早就在吞噬掉地底母体的精神体后,完全地恢复了……现在的他别说累了。反倒是有些过度的精力旺盛……尤其是脑部的兴奋感。也许,就是因为这股兴奋,他才会对那一下的感觉极为的敏锐……说不定,这是连窥视者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说起来这种感觉……”凌默又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难道……是蜘蛛女皇?!”但很快,他又对这个猜测感到不肯定了……说起蜘蛛女皇的话,它所做的手脚应该早就被自己死死地压制住了才对……除非,那个被她藏到自己身体的东西,也在随着他的进化而进化…… 但这样一来,那东西……到底又算是什么呢! …… “呼啊……呼啊……” 几分钟后,除了叶恋她们之外的所有人,都开始满头大汗地喘起了粗气。不断地奔跑和跳跃,加上高度紧绷的神经,使得他们的体力很快就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更何况他们走的还不是平地,而是高高矮矮的楼顶。这样的地形,对他们的异能也有很高的要求。 “我靠啊!”叶开刚呼出了两口浊气,回头一看又忍不住声音嘶哑地骂了起来,“它们这是追上瘾了啊!丧尸都没它们能追!” 众人纷纷转头看去,脸上都露出了一丝阴沉之色。那些怪物……最近的已经出现在他们目前所在的楼房下面了……其中一些怪物甚至还渐渐地掌握了他们的逃跑规律,根本就没有显露出任何要上楼的意思,而是在下方抬头静静地盯着他们。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被一群秃鹫守着,而它们在耐心地等待着你断气一样…… 压抑,恐慌,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你知道自己耗不过它们时,所产生的那种无力感…… “前面是个广场,没楼了!”木晨站到高处朝前方望了一圈,焦急地说道。 “这么说……只能拼了吗?”张新成皱着眉头说道。 李雅琳趴在栏杆上看了两眼,说道:“可是这下面,起码有三百只左右……” “也就是说,就算我们退进楼里跟它们打消耗战,也有很大可能会……”许舒涵接了一句,却没有说完,只是表情沉重地看向了其他人。 一时间,所有人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