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疯子”必须死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疯子”必须死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沉重……凌默深深地看了叶恋一眼,心中不由得想道:“丫头怎么会说起这些的?” 能够如此顺畅地说出这些话,肯定不会是她临时才想到的……回想起来,在攻击那只母体之前,凌默还隐约地看到了那个神秘的小本子……那本子当时是拿在母体手上的,不过在它挣扎的过程中就被丢出去了,至于现在…… 凌默忍不住看向了叶恋的口袋,那本子在那里藏了那么久,里面到底都写了些什么呢? 只是这会儿不是提这个的时候,凌默想了想,还是暂时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到了脑后。 “动机和原因都清楚了……但……” 凌默刚一开口,李雅琳就问道:“我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它本身就是那个实验对象,而你又摧毁了它,那这件事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刚醒过来,还不如先躺下……” “不,恰恰相反……”夏娜却一脸沉吟地撑着下巴道,“正是因为这样,凌哥才会这么担心吧……” “这又是什么意思啊?我都快被你们绕晕了……”李雅琳扶着脑袋道。 “夏娜说得没错。”凌默点头道,“正是因为我们都能凭蛛丝马迹想清楚这件事情,所以这事儿才会显得这么蹊跷。想想看,那只母体在人类身边潜伏了多长时间?它能将那么多人玩得团团转,并非是偶然的,更不是什么撞大运。而是因为这个……” 他指了指脑袋。接着说道:“能够让自身的精神光团脱离本体。形成一个单独的精神体,还可以侵占影响他人的思维,这不光代表着强大的精神能量,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个问题……” “它很聪明。”夏娜答道,她睁大了眼睛,继续说了下去,“它有很强的思维能力,所以它不可能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犯这么严重的错误。即便它想不到自己会被杀。也不会贸然出现在任何一个精神力异能者面前。但它当时的做法却……凌哥,你在杀掉它的过程中,没有感受到什么吗?” “这正是让我起疑的原因!”凌默说道,“我在吞噬它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它就像是一团纯粹的精神能量!虽然我现在的精神光团已经随时都可以进化了,但……” 那只母体给人的感觉,却实在是太诡异了…… 它认为自己不会死,但哪怕是最为微弱的可能性,它也应该考虑过吧? 那么它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下水道内。 宇文轩正和许舒涵一起。原路从先前的出入口返回。 他们的任务是要去抓两只实验品出来,而这样的任务就只能到下水道内完成了。 许舒涵倒是想到了她跟凌默进去时的那幢大楼。但一想到那幢楼里很可能已经塞满了那些怪物,她就不寒而栗地放弃了这个选项。和那样的场面比起来,她还是更愿意到地下冒点风险。 至少在母体已经死亡的情况下,那些怪物应该彻底失去了方向才对。说不定,它们正分散着在下水道各处晃悠着呢……只要小心一点,就能很快地返回地面了。 “许主播,”宇文轩在前面说道,“今天过得挺漫长的吧?” “啊?”疯子突然这么一本正经地跟人攀谈,却让许舒涵吓了一跳,她有些愕然地应了一声后,才忙不迭地说道,“哦……是啊……因为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地下世界吧……以前一直以为,丧尸就是唯一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怪物了……”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不由得显得有些沉重…… 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不自在地笑了两声,将刚才的口吻掩饰了过去:“但这也没办法吧,不管是人类还是丧尸,都只能被动接受这些变化……” “也不全是吧……就像你现在,不是还用着正在主持节目的语调吗?”宇文轩哈哈一笑,说道。 “是……是吗……”许舒涵忍不住捏了捏脖子。 “许主播,你为什么要跟着凌默出来呢?”宇文轩突然问道,语气也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 许舒涵显然还不习惯他这样的一秒变脸,在愣了一下后,她有些尴尬地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出来的呢?我是说……你毕竟也是奇迹基地的老大……半个老大……对不起,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描述你们之间的关系……” “啊哈哈哈……没事没事。”宇文轩笑了笑,说道,“我吗……说得高深点,我是为了找寻自我才出来的……你应该也有这种感觉吧?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总觉得凌默那小子其实挺令人羡慕的。有我妹妹雅琳,有叶恋,有夏娜,还有那个小姑娘,还有那个小小姑娘……” “那个……我觉得她们俩不是……” “还有你。”宇文轩却恍若未闻地接着说道。 “啊!”许舒涵忍不住叫了一声,抬手就抱住了脑袋。 听到尖叫声的宇文轩顿时一惊,连忙转过头去。然而他看到的,却是正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许舒涵。 在默默地对视了两眼后,宇文轩问道:“你这是什么反应?” “我……我吓到了……”许舒涵也没料到自己的恐惧情绪会在这种时候爆发……最糟糕的是,她的心跳还很剧烈,脸颊也烫得离谱。好在手电筒的光线没那么强烈,疯子轩应该是看不见的吧…… “但你脸很红啊。” “……我吓到了就这样。反正……我不是凌默的……那个。”许舒涵声若蚊哼地说道,“别乱说了!” “哦……接着说回刚才的……还有你,然后还有f团的那个……还有……” “你有没有听人说话啊!” “总而言之,我很羡慕他。”宇文轩感慨道。 许舒涵听他数了这么多,居然也有些酸溜溜的,她翻了个白眼,冷哼道:“是啊是啊,男人不都这样吗……” “啊哈哈……不是,你搞错重点了。”宇文轩摇头道,“我羡慕的是,凌默还有爱人,他爱的人也在他身边。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这样啊……”许舒涵一时间也有些不是滋味……她当然懂宇文轩的意思。这样的事情,他羡慕,她也羡慕…… “别看我现在是这副样子……但是以前,我也拥有过吧……”宇文轩突然叹了口气。 “是吗……那这跟你和凌默出来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待在他身边天天羡慕嫉妒恨吗?”许舒涵嘀咕道。 “不全是吧……” “居然承认了!” “一部分是因为羡慕,另一部分是因为雅琳……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一个渺茫的妄想。”宇文轩说道。 “妄想……是什么?”许舒涵本来还想嘲讽两句,但听到这里时,她却突然觉得宇文轩的语气似乎和之前有些不同了……说到这个妄想的时候,他竟然表现得还挺幸福的…… “既然是妄想了,那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实现,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过这样一来,我至少知道自己正在朝着那个妄想靠近,不管最后能不能实现都好,总归是在前进的。可如果呆在一个地方,那无论是再微小的希望,都没有实现的机会了。那样的话,我会把自己逼疯的。”宇文轩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说道。 “这样吗……”许舒涵听得也有些惆怅,她想了想,问道,“不过……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些?” 宇文轩停了下来,回头指了指她的耳麦,道:“你不是在录音吗?多半是要留给以后幸存的人类的,对吧?我偶尔也会想留下点什么啊……再说了,你也可以顺便吐露下心声嘛……” 许舒涵一愣,然后目瞪口呆地看向了宇文轩继续前行的身影…… “疯子去死吧!” 嘭!嘭嘭! 宇文轩用手指在墙上敲打了一会儿,小声回头喊道:“就是这里了。” 在推倒之前,他先贴到墙上听了一会儿,然后才对着许舒涵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要动手了。 许舒涵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一……二!” 宇文轩刚想用力,却突然感觉这条通道仿佛震动了一下。 他惊了一下,刚想确认是不是什么幻觉,一下更大的震动又再次传来了。 两人站在地上,都能感觉到下面不断传来的震颤感……就像是有无数的怪物正在飞快地移动似的…… “怎么回事?”许舒涵愕然地移动了一下身体,看向了地面道。 宇文轩呆愣了一下后,立刻扭头看向了那堵临时墙壁。 轰轰轰…… 墙壁上的泥土正在不断地往下跌落着,宇文轩呆呆地盯着它,眼神中的恐惧和慎重变得越来越浓…… “这到底是……”许舒涵也一脸惊恐,她听见了…… 当泥土开始成片往下掉时,宇文轩终于往后退了一步,简短地说了一个字:“跑!” 轰! 就在二人转身的一瞬间,那堵墙壁中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伴随着墙壁的彻底坍塌,一只满是黑雾的爪子从里面伸了出来。 同时,一声闷吼也从通道深处远远传出:“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