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最后的游戏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最后的游戏

几乎就在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小女孩的身影就猛地消失了。下一秒,那根柱子就在无声无息间突然爆成了一大团粉末。灰蒙蒙的一片中,一只小手“嗖”地一下伸出,径直抓向了叶恋的咽喉。 小女孩的速度极快,而仍旧站在原地的叶恋则仿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似的。但就在那只手抓向她的一瞬间,她的脑袋却突然偏开了一点,恰到好处地躲开了那只手。而当下一刻另一只脚向她踢来的时候,叶恋已经向后一跃,抬起枪口扣动了扳机。 连续三枪后,叶恋已经落在了十几米外,正轻轻地喘着气。 一秒难耐的寂静后,那团灰尘中传来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那是皮鞋踩在水泥地上发出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的逐渐清晰,小女孩的身影也慢慢从灰尘中走了出来。她胸口上多出了两个血洞,脸上也多出了一道血痕。 但就在她出现的同时,那道血痕就已经开始了愈合,同时那两个血洞也蠕动着,慢慢地挤出了两个沾满鲜血的弹头。 “当……当……” 清脆的落地声接连响起了两次,而小女孩则仍旧满脸笑容,饶有兴致地看着叶恋:“姐姐,想不到你反应挺快的呀……怎么说呢……如果从进化程度上来说的话,你的反应速度应该是赶不上我的吧?” 叶恋看也没看那两颗弹头,她仍旧端着枪,胸口轻微地起伏着,一双眼睛紧盯着小女孩,然后飞快地瞟了一眼她的左手。 “你想要这个?”小女孩举起手中的小本子晃了晃,笑道。 叶恋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嘻嘻……看来是想要了。丧尸还真是不善于说谎啊……”她咬了咬手指,笑着说道,“不过我也不可能就这么还给你。对吧?这样吧……虽然游戏都被破坏得差不多了,但我还很有兴致呢。所以,要不要陪我玩一个新游戏呢?要是你赢了的话,我会把本子还给你,还会暂时放过你……但要是你输了的话……嘻嘻,你知道后果的。”小女孩歪头道。 过了几秒,叶恋才问道:“什么游戏?” “那个叫凌默的人类。他和他的那些同伴现在正在这里寻找你……等等,不要激动嘛,你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哦……”小女孩仿佛有些头疼地按了按额头,接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是他的确正在不断朝这里接近。而且从他的反应来看。他还通过某种方法得知了你暂时并没有落到我手里这件事。不过他也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会争分夺秒地把你拿下,而他要做的,就是跟我抢时间,看我跟他谁会更快吧。” “总之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基本上都是被他推动所造成的。他不想按我的计划去做。而是逼我做出这种简单粗暴的选择……简单地说,他认为只有这样,你们才会有胜算,对吧?”小女孩问道,“也就是说,他相信你能撑到他来的那个时候。” 叶恋浑身紧绷地防备着她,同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听到“相信”二字。叶恋却握紧了狙击枪,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嘻嘻,你还真是挺奇怪的……其实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的……”小女孩掰着手指道,“不过这个人类毕竟还是猜错了一点,那就是我也绝对不会按照他的想法去做。所以说,我这里有个新计划,也就是一场新游戏……听着……” …… “听明白了吧?那个母体。她一定会临时调整策略的。”楼梯上,凌默等人正在向上狂奔着,与此同时,凌默也正在向他们解释自己的想法。 “其实我还是有点没听懂啊……”木晨抓了把头发。说道。 “我倒是懂了……”夏娜若有所思道,“因为之前每一次凌哥对它的计划做出破坏的时候,它都会进行调整,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只是这一次做出新计划的时候,它没有安排什么间谍隐藏在我们当中,所以对我们来说,这就会是一个反败为胜的好机会。”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凌默点头道,“并且,我们的机会还不仅如此……” “不仅如此?什么意思?你又想了什么阴招?”宇文轩连忙凑上前去,好奇地问道。可惜他刚将脸伸过去,就被凌默直接推到了一边:“自己想去!”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收到了来自不同方向的好几个白眼,其中甚至包括了李雅琳…… “至于吗……”宇文轩嘟囔道。 凌默则抬头看着前方,眼神中闪烁着一丝寒意……除了他所得到的那些“碎片”外,在那场游戏里,凌默还发现了很多的蛛丝马迹。而这些线索,最终都指向了那只母体的真实目的,以及它身上所存在着的一个巨大破绽…… 这,才是他们真正反败为胜的机会……接下来要看的,就是他们究竟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了…… …… 此时在那条刚刚爆发过激烈战斗的走廊内,除了五具令人悚然的尸体外,就只剩下了一片寂静。鲜血静静地流淌着,浓烈的血腥味在漂浮着众多尘土的空气中回荡着……突然,这里传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动。 那瘫在墙根下的鼠王尸体,忽然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它慢慢地朝着走廊的拐角处移动而去,并发出了阵阵摩擦声…… 直到它的双脚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时,一只爪子才突然从墙后伸了出来。两秒后,一颗巨大的脑袋也小心翼翼地从墙后探了出来,看向了走廊内。实际上从它伸出头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经丧失了躲藏的意义了…… 那双黑不隆冬的眼睛好奇地瞪着前方,接着,它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 “咩咕……”小白东张西望了一会儿,然后便扭动了一下屁股。伴随着它这个一看就很笨拙的动作,又是一个黑影慢慢地从拐角处爬了出来…… “咩咕……” “别催别催……我爬起来可没你那么轻松啊。”黑影嘴里嘀咕着,然后突然又“哎呀”一声,“真是烦死了啊,又压到头发了!我已经被这头发绊了好多次了……老实说这身体为什么还在变化啊?难道我弄它出来的时候它还没有异变完吗?” “咩咕!”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咩咕!” “……”沉默了一秒后,黑影又开口了,“最后一句,你闻到他们的味道了没?” 如果凌默此时在这儿的话,就会一眼认出来,这两只正是小白,以及现在的黑丝了……不过此时的黑丝,却跟他几分钟前所看到的,又有些不同了……它正很是无力地趴在地上,晃动着臀部谨慎地看向走廊的另一头……而它的头发,则完全遮住了它的全身…… 不过光看脸的话,它还是很像一个正常人的…… 凌默一脚踏过了最后一层台阶,然后举了下手,示意众人安静,他嘴里则低声说道:“就在这一层……” 这里是整个大楼的最顶层,从尚未完工的天花板上方,甚至都能看到天空。楼顶的高度也比其他楼层都要高一些,就连空间也显得更大了。可正是因为光线有明有暗,所以当众人望向了那尚未抹上石灰的墙壁和柱子时,反而更加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 不过,究竟在这一层的什么位置?偌大一个楼层,不要说只是藏两个人了,就算是再多上十倍,多半也能完全地隐藏起来。机会只有一次,不容错过…… “它会想出什么新计划?”宇文轩低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