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记忆补全计划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记忆补全计划

凌默的一番话给了其他人很大的震动……瘦猴被掉包了?这个和他们一直呆在一起的队员,其实是一只变脸怪伪装的?尤其是凌默提出最后一个问题时,所有人心中都忍不住“咯噔”了一声。没错,如果眼前这个瘦猴是假的,那真的瘦猴现在在哪儿呢…… “但是……”一阵难耐的沉默中,瘦猴突然摇了摇头,慢慢退后了两步道,“你说的这些,都不过只是你的猜测罢了……其实反过来想想,说不定你才是最可疑的那个……” 话音未落,一股巨力就突然从他领口传来,接着他整个人往前飞去,脸部正好重重地撞在了凌默的拳头上。 “啊!”惨叫声未止,又是一拳狠狠地砸了上去。凌默面无表情,始终站在原地不断挥拳,并且每一拳都精准地砸在了瘦猴的脸上。而瘦猴则不断地被打飞出去,又在半空中被猛地拽了回来。他就像是一个人形沙包一般,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疯狂地揍了几十拳。 “那你刚才跑什么呢!” “我只是……啊!” “那为什么这些怪物总能跟上我们?” “我不……知道……” “那些巧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 “很可惜,答错了。” “啊!” 这一幕让众人都呆住了,他们还没来得及仔细去思考凌默的话……古霜霜犹豫着想开口,却被宇文轩一把拦住了。 “你们会怀疑凌默吗?想想看……”宇文轩一脸严肃地说道,“雅琳都相信他了。” 木晨听见动静,顿时回过头来低声骂道:“你这算个毛的理由啊!不过……我也是相信凌默的。” “可如果这是真的瘦猴……”古霜霜很不忍地说道。 一时间,众人都沉默了。片刻后,木晨开口道:“没有如果。凌默做出决定了,所以,他一定是假的。别忘了……我们当中,只有瘦猴是从外面回来的。” “没错……”许舒涵也在后面补充了一句。她和于诗然对视了一眼。然后互相点了点头。和夏娜二女一样,她们也早就通过味道确认了凌默的身份,但对于瘦猴…… 这个“瘦猴”无论从气味还是其他方面上,似乎都和真的人类无疑……不过比起这一点,她们还是更相信凌默的判断…… 在狂揍了瘦猴一顿后,凌默甩了甩手掌,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提起来问道:“你的本体呢?事情到这一步我想你应该清楚了,装蒜是没用的。”他扭头看向了木晨等人,在这两分钟内,没有人站出来制止。这对于瘦猴来说,应该是个很清晰的信号了。 瘦猴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居然真的敢动手……我想,那个女孩的名字应该叫做‘人质’才对吧……你现在对我动手,不怕我对她动手吗?”他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但从他的表情变化中就能看出,他已经放弃伪装了。 其余人虽然没完全听清他所说的话,但也都看到了他的表情变化。 叶开一愣,接着便忍不住要冲上去。大声问道:“草!瘦猴呢?!你他妈把他弄哪儿去了!” “瘦猴……”古霜霜则捂住了嘴巴,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还于心不忍,甚至想要阻止凌默,她就不由得将脸埋进了掌心中。 张新成也是一阵咬牙,却最终什么都没做,只是拉着叶开重复地劝道:“让队长来……” “这只是游戏的一个环节罢了。从看到那些尸体的时候我就想清楚了,这场游戏不光是你在玩,我也在玩。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玩一个新游戏?”凌默低声问道,他此时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地冷酷,眼神也是前所未有地阴寒,“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有人碰我的女人。你在看心理书的时候,没有学到这一点吗?” “哈哈,现在不是学到了吗?你看。这就是游戏有趣的部分。而且如果顺利的话,我本来应该看到你们是怎么互相猜疑,互相算计的。就好像那三个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人……其实那个你并不准备要真的埋了他们,只是当他们从死亡的煎熬中挣扎着出来的时候。他们本来应该会对你产生畏惧感和不信任感的……说不定在和你见面的时候,他们还会忍不住动手呢……”“瘦猴”笑道,“我很期待他们接下来会不会求饶,或者说些什么和你之间的回忆……结果被你搅黄了。” “这些能让你获得什么乐趣?”凌默问道。 “瘦猴”摇了摇头:“乐趣?当然不是了……我只是一个观察者。一个好的猎手要懂得观察猎物,不是吗?” “你倒是把自己定位得很高高在上啊……”凌默冷笑了一声。 “对了,能不能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在那个房间里,到底对那个你做了什么?如果你愿意回答的话,我说不定可以告诉你,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地方……不,你可以猜一次。不过就不要浪费时间问那个女孩,还有这具身体的本体了……”“瘦猴”接着有些兴奋地说道。 但凌默在看了它一会儿后,却突然一把将它提了起来:“我还是留着问你的本体吧。至于我对它做了什么,你很快也会知道了。顺便友情提示一下,这也正是我玩游戏的方式……”说着,他就拖着“瘦猴”进入了那个房间…… 苗哲和夏娜对视了一眼,他刚想动弹,背后就突然一阵疾风袭来,紧跟着,两个夏娜突然飞快地接近了他…… 在苗哲也被拖进房间的三分钟后,凌默再次走了出来。他这次的脸色看上去有些发白,但眼神却亮得出奇。 “凌默……你就这么杀了他们,真的不要紧吗?”木晨走上前来,很是担心地问道。 “你真的觉得叶恋姐会在那怪物手上吗?”夏娜插嘴反问了一句道。 李雅琳笑了笑,说道:“就算她在这幢楼里好了……但是肯定不会在怪物手上的。” “也是,如果在的话……它完全可以带着叶恋出现,然后要求我们做任何它想要我们做的事情……但……”叶开想说的是,他们不能肯定这一点……正因为不能肯定,所以才没办法做出其他决定。和他们比起来,凌默明显果断得多。 “放心吧。”凌默却只是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它到底在玩什么游戏了……” 与此同时,楼内的某一层中。 “怎么办呢……”一个娇小的声音坐在栏杆上,晃动着双腿看着下方那些凄凉荒芜的建筑物,一些丧尸正从远处慢慢地接近这里,他们的目标正是正下方那遍地的尸体,浓烈的血腥味顺着风飘上来,让它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唉,怎么办呢……” “出什么事了?”那个站在阴影中的人影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玩。”它挥了挥手,“你去吧。” “我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狩猎就好了。”说完后,它又补充了一句,“玩得开心点。” 待人影走后,它又继续晃动起了双腿,那双小小的红皮鞋在高空中前后摇摆着:“我们很早就见过啦……用人类的话来说的话,应该要怎么形容呢……嗯,算了,我也该去做我的事了,谁让事情没我想得那么简单呢。”它轻轻落回了栏杆后,然后用小手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忽然哼起歌来,“姐姐,姐姐,你现在在哪里啊……” ……楼梯上,凌默等人正在向上一路狂奔中。他们每到一层楼,都会立刻将其搜索一遍。叶开等人原本想提议分开搜寻的,但一想到那些和他们一模一样的尸体,便立刻满脸恶寒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谁知道分开后再跟你会合的,还是不是刚才那个本人了…… 凌默则惦记着那个小女孩……从它所表现出的实力,以及刚才的各种阴谋陷阱来看,这个母体绝对是相当难对付的。一旦他们给予它任何可趁之机,那说不定他们的下场就是分崩离析了。 “凌哥……你说你知道它玩的是什么游戏了,那是什么意思啊?”夏娜好奇地问道。 “这个嘛……我还不能完全肯定,所以……不过我知道我该怎么玩这个游戏了。”凌默说道,“它送出来的那些‘分身’,其实就是给我的最大线索。” “你是说……”夏娜想了想,随即就露出了一丝恍然大悟的神情。唯独李雅琳还在前方一头雾水地问道:“说什么呀?” 没错,线索……每一个“分身”,实际上都可以为凌默提供一些记忆碎片。尽管这些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但经过反复的重叠后,它们就将逐渐变得完整起来…… “下面就是第五层了!”叶开一边喊着,一边冲了上去。 然而刚跑到拐角处,他就停顿了下来,并慢慢地向后退去…… “队长,有情况……”叶开身体僵硬,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