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真与假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真与假

在整个下水道内,凌默等人只碰到过两只变脸怪。一只是变成宇文轩的,而另一只,就是眼前这只“凌默”了。至于出现在这里的那些“尸体”,凌默觉得,它们更像是实验中出现的失败品,那母体所做的,多半只是物尽其用吧…… 变脸怪虽然在变形上很厉害,但论实际的战斗力,它们却比那些普通的人形怪还要弱。凌默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才能十分自信地说出那番话。 在众人的注视下,凌默蹲到了这只变脸怪的跟前,然后探出了一根触手……几秒钟后,这变脸怪猛地抬起了脑袋,在“嗬”的一声中睁开了眼睛。然而就在这个瞬间,凌默却一巴掌将它按回了地上,恶狠狠地说出了他和“假凌默”之间的第一句对话:“给我变回去。” 变脸怪在挣扎了一番后,便不得不照办了……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它脸上的皮肤开始迅速地脱落,最终变成了一张充满褶皱,且没有皮肤的脸。 没等变脸怪说话,凌默就猛地用手按在了它的脑门上,同时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们先出去吧,它由我来处理就可以了。” “可是……” “走吧走吧。”宇文轩和木晨开始帮着轰人,等所有人都出去之后,夏娜便反手关上了房门,和李雅琳一起站在了门边。昏暗中,一群人守在门口面面相觑,神色都有些怪异…… 一分钟后,凌默就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那怪物呢?”古霜霜连忙走上前问道。 “死了。”凌默揉了揉眉心,说道。 站在人群后的瘦猴则感觉凌默似乎瞟了他一眼,他连忙往后一缩,避开了凌默的目光,嘴里讪讪道:“死了就好……”一旁的张新成不明就里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那种怪物当然还是死了最好。” “那……问到什么没?知不知道叶恋现在在什么位置?”木晨问道。 “关于这个……” 凌默刚想开口,就听走廊的一侧传来了一个声音:“你问不出来的。答案只能从我这里得到,对吧?” 苗哲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的身体好像更干瘪了一些,脑袋也似乎更大了。就像凌默所说的那样,他这具身体存在着严重的“后遗症”…… “呵呵……真巧。”凌默开口道。 “与其说是巧……不如说是一直被监视着吧。”木晨则看向了周围,说道。 不光是木晨,其余人也有着同样的感觉。这怪物出现的时机和地点。都太不对了…… “一定有什么是我们没注意到的……对了,凌默之前也问过我,有没有觉得哪里异常……现在想想,现在这种感觉,跟我们当时四处寻找敌人,最终被引进这场游戏时所体会到的。好像很相似啊……被监视感!没错了,就是这种感觉……”在游戏过程中,这种感觉更是尤为明显。 但那时候木晨所猜测的原因是,那怪物正躲在附近的大楼内窥视着他们……但到了这种环境后,这样的事情显然就不可能发生了……它能躲起来,但绝对不可能一直跟着他们…… “而且我想,你肯定什么都没有问到。”苗哲很自信地说道。见凌默不说话,他又开口道,“下一个线索……” “应该是下一步计划才对吧。”凌默接下去道。 “你到底用什么办法监视我们的?这也叫游戏?”木晨则忍不住问道。 苗哲停顿了一下,突然神秘莫测地笑了起来:“那好,下一步,只要你们找出这个答案,我就会告诉你们那个女孩的所在地,怎么样?你们可以向我提问。来获得线索。然后我会反过来向你们提出一个问题……放心,我的问题中其实也包含了线索,只是你们必须回答。如果答案错误,那么我就会攻击你们一次……你们可以防,可以躲,但是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会攻击谁。”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叶开便骂了起来:“太tm阴险了!” 无论攻击有没有开始。所有人都必将陷入人人自危的状况中。一旦有第一个人后退,那其余人也有可能争相恐后地往后躲。即便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可当有人被攻击的时候,其他人要么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庆幸感。要么就会产生内疚感……而被攻击的人,则可能心怀各种怨气…… 这种游戏规则,根本就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和考验…… “行,我来跟你玩。”凌默却在此时开口道。 “队长……”其余人试图阻止。 苗哲则笑了笑,说道:“好啊……” “我的意思是,由我一个人跟你玩。你完全把这个游戏变得简单一点……如果我错了,那你就攻击我。”凌默接着说道。 “等等……”宇文轩等人连忙叫停道。 苗哲却饶有兴致地看了凌默一眼,说道:“说不定你会被我活活折磨而死的……” “少废话了,开始吧。顺便一说,既然我们都是精神系异能者……你应该知道撒谎是不起作用的。”凌默说道。 “嘿嘿……你还真是疯子……行啊,你提问吧。不过你只有三次机会,第一次我会打断你的双手,第二次我会打断你的双腿,第三次,我就会打爆你的脑袋。”苗哲道。 凌默却仿佛充耳不闻似的,下一秒就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那个监视我们的‘办法’,我们曾经见过,对吗?” 苗哲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是的……你知道是以何种方式见到的吗?” 众人同时愣了一下,然后才一脸惊悚地回过神来……要知道在这种状况下,凌默是根本不可能还手的。如果他回答错误的话……那他的双手就保不住了。 “面对面。”凌默答道,“它的真面目是不是很出人意料?” “算是吧……”苗哲抬了下眼皮,好像有些惊讶,“你知道它现在在哪儿吗?” “就在我们周围。”凌默的这个回答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众人立刻朝周围望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苗哲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深深地看了凌默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是怎么知道这个的?” “一会儿告诉你。”凌默话音刚落,人群中就突然传来了“嘭”的一声。 他迅速退后了几步,然后将一个被绊倒的人影从地上拖了起来,一把按到了墙上。 与此同时,苗哲也发现自己的身后多出了一个高挑的身影,侧面也有个提着镰刀的少女正冷冷地盯着他。 众人一阵愕然,在一片沉默中,凌默将那人影狠狠地扔到了苗哲的面前。 那人影挣扎着爬了起来,复杂地看着凌默道:“队长,你这是干什么?” 凌默说道:“你就是那个所谓的‘监视器’。” “你疯了吧!”那人立刻大叫起来。 其余人也瞪大了眼睛,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很简单,在我们所找到的所有尸体中,恰恰就少了你和我。而现在,我把变成我的怪物也找到了,却仍旧没有找到你……” “就这个?这也太好笑了……”那人擦了擦脸上的黑灰,很是鄙夷地说道。 “而我们之所以没有找到你,是因为那个变成你的变脸怪,就是你自己。”凌默说道,“而且这只是一条线索……真正的原因在于,我们一直都在被监视着。而就在这里,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漏洞。” 在大街上的时候,他被那只“丧尸”监视着,在罗森公司,他是被一只藏在小丧尸体内的“寄生怪”监视着,而在下水道里,他是被那只变成宇文轩的变脸怪监视着……也就是说,无论怎么样,那只母体都一定要通过某个“介质”,才能对他进行监视。 同样的道理放到木晨他们身上,自然也是一样的……所以无论是他们遇到那些幸存者,还是在之后的游戏中被一直碾压,都是因为他们一直处于一双眼睛的“监视”之中…… “这一点,在我发现木晨他们身边别无他人的时候,我就开始有所猜想了。但真正确定这个怀疑,还是在看到那个箭头的时候……”凌默接着说道,“无论那个母体有多强,也不可能在我们所有人都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跑到我们身边的柱子上画个箭头,然后再无声无息地遁走……而且巧合的是,这个箭头是由你发现的。至于为什么会匆匆忙忙地画个箭头,我想正是因为临时展开新计划的原因吧……” “接下来巧合的地方还有很多……仔细想想,所有和这个计划有关的事情,都是由你发现,或是由你提起的……这也就解释了我们为什么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直到我又一次提出了新的行动计划,然后逼迫你临时想出了现在这个新计划……你害怕我说出什么,所以迫不及待地让苗哲过来打乱我们,对吧?如果再多给你一点时间的话,也许你会把计划想得周详一点,但是让你没想到的是,我行动得太快了。无论是找到那个‘假凌默’,还是拷问它的时间。” 凌默抬头看了他和苗哲一眼,问道:“真正的瘦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