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来自地底的哭声 - 我的女友是丧尸

第一千零二章 来自地底的哭声

这叫声一出现,许舒涵想说的话也就被迫堵回去了。 “快点!”宇文轩一愣之后,便忙不迭地催促道。 而许舒涵则赶在凌默开口之前就猛地加快了速度,带着两人快速地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翻滚的黑雾不断地被他们分开,但前方却仍旧还是漆黑一片。那叫声戛然而止后,脚步声也跟着一下子消失了。 “那声音呢?”许舒涵立刻惊愕地发问道。 凌默则不紧不慢地答道:“应该是加速吧……” “加速?”这次提问的却是宇文轩了。 “是的……从刚刚的脚步声中就可以听出,来的生物绝对是体型矮小、或者十分瘦弱的类型。这样的生物一旦开始加速奔跑,所发出的脚步声也自然会得到相应的减轻。考虑到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听不见声音了,那说明对方比起我们来说一定还具备了不小的优势,所以才会暂时甩开了我们。”凌默一边匀速地喘着气,一边说道,“我这样说,你们明白了吧?” “这个……” “没有。”宇文轩毫不犹豫地说道。 许舒涵眼角一动:“竟然厚颜无耻地承认了……”她可说不出口啊…… “第一句就没懂啊。”宇文轩接着提问道,“你是怎么得出这种判断的?虽说脚步声有轻有重,但这类标准套在这些未知怪物身上,显然不合适吧?说不定会是另一种怪物呢?毕竟这里对我们来说,简直就像是个全新的陌生世界,地面上的准则放到这下面,也肯定不会再继续合适下去了……啊哈哈哈怎么样。我说得对吧?” “咦?他说的好像……还真挺对的啊!”许舒涵顿时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凌默会怎么回答?她刚刚还没想到这么多,可此时听宇文轩这么一说,她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了。算上那只诱饵怪,他们目前总共已经碰到了五种不同类型的地底怪物,谁也说不清还会不会碰到第二种。 惨叫声、突然消失的脚步声、再次变得寂静的四周……在这样的状况下。任何一个存在着偏差的答案都很可能会给他们遭致致命的后果。所以宇文轩才会质疑,所以她才会听得这么仔细。 “对什么啊!”凌默却无奈地开口了,“我肯定是有理由才这么说,总之……信我吧。我发现这里全是黑雾后,就已经开始辨别这些怪物所发出的各种声音了。而且作为精神系……”他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道。“我对细微差异的感应绝对是比你们要有经验的。” “是吗……”许舒涵将信将疑。她总觉得凌默一定是对他们隐瞒了什么……至少凌默面对怪物时如此镇定的表现,就已经让人觉得大有问题了。能克服恐惧可以理解,但能将好奇心都压制下去的,那就有些奇怪了……事情发生的时候还不会让人有这种感受,可现在回头一想,许舒涵就意识到自己仿佛忽略了很多东西…… “信我就行了。”凌默又说了一句。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即便他们问了。他也不会说的。 “是跟叶恋她们有关的吧?可他明明就待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么了解这些怪物呢?能如此肯定对方的脚步声很轻是因为体型或重量的原因,是因为他从哪里了解过吗?”许舒涵忍不住想道。 事实上……她还真想对了。凌默之所以能这么肯定,就是因为他的尸偶也在同步展开着行动。而地底的怪物虽然多,但却有着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感……那就是不同的怪物,几乎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区域里的,且每一种怪物都有着显著的差别以及强烈的“个性”。 能在奔跑时保持“静音”的。目前就只有那些“巨人脸”。但所有的“巨人脸”都还在他前面狂奔呢,怎么也不可能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而且在那脚步声出现的时候,凌默他们实际上也出现了一次很大的失误…… 他们没有及时地屏住呼吸。 原本凌默以为对方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摸索过来,但直到那怪物突然转身的时候凌默才明白,对方是真没发现他们……一般的地底怪物,却似乎都挺敏感的啊…… 只是这样的一番话,凌默却不可能说出来了。 “信你是不是能满血复活……”一秒钟后,宇文轩一句话,就把尴尬的气氛给打破了…… “试试?” “哦呵呵……三包吗?” “包啊。你试了我给你售后。” 两人随口闲扯了两句,却已经在这过程中又冲出了好一段距离。 此时凌默也明显地感受到。周围的环境变了…… 这里不再像是空旷的“广场”了,却像是一个越变越为狭窄的地方…… “许主播,能看到这里是哪儿吗?”凌默问道。 “不行啊,这里的黑雾特别的浓……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是进入什么通道里了。”许舒涵说道。 “通道……” “嗯!感觉更压抑了。”许舒涵深吸了一口气。 这意味着。他们还真是跑来堵怪物来了……好在他们身后还有退路,因此三人虽然都有些忐忑,却还是一刻不停地继续向前追着。 另一方面,哭声在这里,那么脚步声呢?这条通道内,除了他们以外到底还有多少个身影…… “呜呜呜……”一阵飘飘荡荡的哭声突然响了起来。 “啊……”许舒涵的脚步顿时停下了。 这声音,似乎离他们很近…… 凌默则抬手指了指外面,然后又朝着哭声的方向比划了一下。 见他画出一个等号来,许舒涵立马就明白了。 这哭声和之前的惨叫声,是从同一张嘴里发出来的…… 在这样的地下通道里听着带回音的哭泣声,感觉也的确是凉嗖嗖的…… 打了个寒噤后,许舒涵立刻带着他们慢慢地朝前方走去…… 谁知道这声音会不会突然又没了…… 虽说凌默和宇文轩没有感觉到,但许舒涵却有种怪异的感受。这声音的来源地,仿佛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也就是说,哭声的主人曾经移动过…… 是在主动靠近他们吗?还是说…… ps:这两天线路改造,只有晚上才有电,更新少了点请见谅。明天就恢复了!